郭董,你又錯了!台灣愈是民主自由,愈能吸引外商投資

原文 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92920/

 

後記

 

下面留言有一些網友很生氣地指責我,說你看中國不是也吸引到很多投資嗎?這邊順便來加一點延伸討論(為避免版面過長,大部份寫在筆者個人部落格,這裡只做一個小補充):

統計的解釋是這樣的。今天我們的主要討論的依變數 Y=FDI 國外直接投資,而自變數(解釋變數)當然有很多,例如A=勞動人口,B=戰略位置,C=自然資源,D=基礎建設,E=教育水準,F=民主法治程度..... 我們可以再舉出很多。

所以 Y = A+B+C+D+E+F....  而統計是告訴我們平均而言,每一個因素對Y的影響力是否有「顯著」(significant)。

比如說,拿Asiedu and Lien(2011)這一篇來說,統計結果的解釋是說:平均而言,在其他條件不變的情形之下,1982-2007年 間的112個發展中國家的統計結果顯示,民主法治程度(Freedom House自由之家指標)與國外直接投資(佔GDP的比例)成正比。這並不是說A因素(勞動人口數)不重要,B因素(戰略位置)不重要,C因素(自然資 源)不重要... 而是要告訴大家,控制其他變項之後,我們研究的主要自變數和依變數有出現統計上的顯著相關

而且,統計結果是說民主法治較高的國家,有「顯著較高的機率」會吸引到較多的投資,而不是說「每一個案例」「每一個樣本和分析單位」都一定符合。今天有人留言一直拿中國大陸來跟台灣比較,說你看中國不民主可是有許多投資。對,這些研究成果根本不是在否認其他那些可能影響投資的因素。例如,中國大陸的A、B、 C因素都是台灣的幾百倍以上,就算中國大陸的FDI真的超高好了,這也沒辦法否證掉我提出來的這些研究當中「民主-->FDI」這個顯著性存在(網 友舉例,今天我們論證說腳健康的人跑得比較快,但有人卻說不對不對,開車的人比較快)。不管其他因素顯著或沒有顯著,我們都可以放入統計模型去考量(而大部份的研究也必須這樣做),研究結果就是:民主法治都是顯著地和投資呈現正相關,而這個結果是"robust"。

如果真的要比,我個人建議(還有底下有網友留言建議),拿瑞士、荷蘭、奧地利這樣的小國來比較吧!為什麼要拼命去崇尚一個人口和面積都大我們幾百倍的威權國家呢?

-------

延伸討論

1、

社會科學的其中一個重要的研究方法,就是拿跨地區的國家、大樣本數、跨時間分析來做比較,看某個解釋變數和被解釋變數之間有沒有統計上的顯著相關(significant)。在這麼多的樣本數與時間當中,若我們隨便橫切一個時間點、拿一兩個國家案例來說,是無法「否證」這些研究成果的。

的確,吸引投資有許多因素,拿大樣本數來作分析,「民主與法治」就是一個顯著的影響因素。我今天舉出來這些研究當中,他們也都有把其他的因素放到統計模型中去「控制」,當成控制變數(control variable)。
例如,有位網友說得很對,國外投資很多時候會做為一種戰略考量,例如1970年代末開始,美國鼓勵去中國投資可能是為了制衡俄國,所以在那某幾年當中可能FDI增加了不少。不過,所謂「民主法治」這個變數是顯著,意思是說,不管其他因素顯著或沒有顯著,我們都已經放入統計模型去考量,民主法治都是顯著地和投資呈現正相關。意思是說,統計結果是說民主法治較高的國家,有「顯著較高的機率」會吸引到較多的投資,而不是說「每一個案例」「每一個樣本和分析單位」都一定符合。

 

有位網友留言

用數學來看:
A (其他因素)*B (民主程度)=Y(外資投資意願)
現實是因中國A夠大導致中國Y大於台灣Y,
然而有人卻一直用以上條件來反駁B與Y不成正比。

用譬喻法來看:
大家說腳健康的人總是走路比較快速。
卻有人一直說:請大家解釋「跛腳的人開車」為什麼比腳健康的人走路快。

相較於其它因素,民主可以占有多少影響,其實這篇文章看不大出來
這篇文章所能比較的是
民主因為保證個人資產可以吸引外商進入 和 如果有因為民主而產生了一些經濟上的不利因素而排擠外商進入
那麼哪個的作用會比較強

因此統計資料去除了經濟發展的參數,而只比較民主化(監督機制)與外資間的關系
而結果就是,依一般觀察,如果有後項的話,效果是遠小於前項的
而至於台灣的狀況,可能則有a、台灣正處在排除大鱷的階段 b、中國崛起必然的效應 c、其它因素等等



2、

各個國家的經濟發展程度不一,工資水準、生產成本也很不一樣。若要拿一兩個案例來否定整體結果不是不可以,但是至少要先控制一下相似的案例來做比較。引述下面網友的留言:「集權國家很可能讓外資投資一夕化為烏有,但工資低勞動力多,是會讓外資賭一把的。當工資提高,原來的製造業跑去成本更低廉的國家。假設工資成本一樣,你會去集權國家還是民主法治國家投資?哪裡才能保障你的投資風險?」

用質化研究、小樣本數的深度分析,是社會科學的另一個重要研究方法,這又更講究研究設計和控制變因。有機會再專文分析。

3、

中國在社會科學的研究裡,的確常常被人視為一個特別的案例。但是我認為它並沒有否證掉以上提到的這些研究成果。

首先,請仔細看一下威權政治那一段。中國在1978年之後的確是進行了制度化,對統治者的權力做一定的限制,再也沒有像毛澤東那樣的一人獨裁。Gehlbach and Keefer(2012)的研究就告訴我們,在威權國家當中,如果統治者的權力愈受到節制,愈能夠吸引國外投資。這跟郭董的期待就非常不相符。
第二,Li and Resnick(2003)的研究就描繪了民主法治程度對國外投資的兩種不同影響。一方面提升民主法治會吸引投資,因為保障財產權和政治穩定等等,另一方面,對於某些喜歡走後門、靠關係、壟斷市場的大型公司來說,提升民主與法治反而是會讓他們的獲益減少,這就是民主法治對FDI的反效果:讓某些廠商無法再走後門。這個現象在那些民主法治程度較低的國家特別明顯。

4、

引述網友留言:
郭董支持威權國家很簡單,因為他是大型硬件代工業。這種產業的物料、人力、能源成本非常高,知識與創新成本則很低。為了克服全球漲跌不定的原物料、 能源成本,以及受上頭廠商直接限制的毛利率,選一個擁有超大量廉價勞動力的威權國家,透過強制徵收、分配,即能便宜取得土地、電力、水利、通訊、賦稅優惠 的廠區何樂而不為?郭當然會討厭無法直接對人民財產與國家資源直接徵用的民主國家,道理就這麼簡單~

至於郭的下一步?也很簡單,離開中國! 因為中國透過三十餘年培養第二產業,雖儲存了大量資本,卻犧牲了大量環境資源,而且也愈來愈難和東南亞的低廉勞動力競爭,準備向高科技業與高知識服務業轉 型。而發展這些產業的前提,是為這些即將出現的中產階級,提供一個相對合理的監督與法治程序,第一步嘛?就是將郭董這類靠大量優惠才能生存的產業趕出國。 不過,神話郭董的朋友也不用擔心,這世界還有一堆威權國家給他去,而且他早就佈局好了。

 

5、

還是有網友一直很生氣指責我說你看中國大陸很賺錢。

我說過了,13億人vs 2300萬人,不是要比絕對值,例如,若比人均GDP 中國對台灣是 6900 vs. 20900 單位是美元。

還有人要來戰學校戰我賺錢沒有郭董多。

我的回答是:打個比方,如果要比賺錢多才能講話,那以後上法院是不是原告被告來比財產誰多,被告比較少的話就有罪?選舉的時候候選人來比一下誰賺的錢比較多,多的直接選上也不用投票了?

以後每個人在跟別人討論事情的時候,就說「你賺的錢有比我多嗎?沒有的話就我說得算」

我認為,賺錢不是這世界上唯一的事情。錢賺得多,跟講話有沒有道理,更是毫無相關。
請好好思考一下吧!

 

6、

補充一下統計的解釋方法

今天我們的主要依變數Y=FDI國外直接投資,而自變數(解釋變數)有很多,例如A=勞動人口,B=戰略位置,C=自然資源,D=基礎建設,E=教育水準,F=民主法治程度..... 我們可以再舉出很多。

所以 Y=A+B+C+D+E+F....

比如說,拿Asiedu and Lien(2011)這一篇來說,

統計結果的解釋是說:平均而言,在其他條件不變的情形之下,1982-2007年間的112個發展中國家的統計結果顯示,民主法治程度(Freedom House自由之家指標)與國外直接投資(佔GDP的比例)成正比。這並不是說A因素(勞動人口數)不重要,B因素(戰略位置)不重要,C因素(自然資源)不重要... 而只是要告訴大家,控制其他變項之後,我們研究的主要自變數和依變數有出現統計上的顯著相關。

今天有人留言一直拿中國大陸來跟台灣比較,說你看中國不民主可是有許多投資。可是有沒有想過,中國大陸的A、B、C因素都是台灣的幾千倍以上,就算中國大陸的FDI佔GDP比例真的超高好了,這也沒辦法否證掉我提出來的這些研究當中的顯著性存在。

7、

不如,我們來討論一下瑞士、荷蘭、比利時、盧森堡、奧地利 這些小國家是如何達成及維持高經濟成長吧!不要一直拿人口土地資源都比台灣大個幾百倍的威權國家中國來討論。

引一下之前提過的:

知名經濟學和政治學的大學者艾塞默魯(Daron Acemoglu)和羅賓森(James A. Robinson)告訴我們,經濟制度與政治制度是一個國家貧窮與富裕的根源。如果我們的制度刻意圖利支持其權力的特權菁英,代價則是犧牲整體社會的利益。

「一個社會若能將經濟機會與經濟利益開放給更多人分享、致力於保護個人權益,並且在政治上廣泛分配權力、建立制衡並鼓勵多元思想,作者稱為『廣納型制度』,國家就會邁向繁榮富裕。

反之,經濟利益與政治權力若只由少數特權菁英把持,作者稱為『榨取型制度』,則國家必然走向衰敗,即使短期之內出現經濟成長,卻必定無法持續,因為特權階級為了保有自身利益,會利用政治權力阻礙競爭,不但犧牲多數人的利益,也不利於創新,阻礙了整體社會進步。」摘自《國家為什麼會失敗:權力、富裕與貧困的根源》,艾塞默魯、羅賓森,衛城出版,2013

這兩位學者畢生研究民主政治制度如何影響經濟發展和政治發展,他們的研究都很值得一讀。「廣泛分配權力、制衡、多元思想」,不正是民主政治最重要的精神和制度設計嗎?

 

全站熱搜

方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