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駁「黃士修打臉黃國昌」,兼談國民黨支持者的困境

陳方隅,發表於關鍵評論網

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300590/

原發表於FB網誌:關於所得分配的雜記

 

一、台灣的所得分配沒有惡化?

現在有愈來愈多的人關注立委們在立院的表現,也有像是沃草(Watchout)這樣的媒體幫大家了解立委們的質詢和官員回應等等,這是一個滿不錯的現象,因為政治人物本來就需要監督,不是投票選完之後就沒事了。

從二月份新一屆立法院開議到現在有一個有趣的現象是,黃國昌立委的質詢完後,媒體就會去引用黃士修在臉書上的反駁文章,並且安上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國民黨智庫)研究員及核能流言終結者創辦人的頭銜,並下一個大標題說「黃士修打臉黃國昌」。

看到這現象,其實真是為國民黨感到憂心,因為其新聞版面總是被這樣的「專家」給奪走了,而每篇黃士修所謂的打臉文都被網友們甚至是大師們出來給反打 臉了。最新傑作是黃國昌質詢主計處說家戶所得資料的「五等分」呈現不出貧富差距的變大(收入前20%:後20%的比較),而黃士修一方面質疑黃國昌不能用 所得稅的資料去算貧富差距,二方面說五等分是國際標準,大家都是用五等分,三方面質疑家戶所得跟個人所得不一樣,批評黃國昌搞錯數字,然後又說其實台灣的 貧富差距並沒有變嚴重。

中研院院士朱敬一已經出來說了,國際頂尖經濟學家都是用所得稅去推算貧富差距的,因為所得稅已經是比較全面的資料(而且其實用所得稅資料來看貧富差 距甚至還有可能低估,因為有些最高收入的人、「資本利得」通常會避稅,較屬於低收入的地下經濟從業者又很難測量到)。看了一下黃士修臉書,他還在留言串當 中大力主張五等分法沒有錯,並且替政府辯護說近年台灣的貧富差距沒有增加,然後叫大家要多讀書、不要浪費大家的時間。

好吧,士修研究員,你說要多讀書,自己也要先讀一點吧。

過去,許多研究用80-20百分比的對比來呈現貧富差距,但早就被學界給批判得差不多了。至少從五、六年前開始,學界已經開始注意到80-20百分 比的對比無法顯示真實的貧富差距,例如,Jacob Hacker and Paul Pierson(2010)就對此展開批判。

比如說,若用所得80-20百分比作貧富差距的對比,從1979年代以來,美國的所得差距僅從3倍上升到3.8倍,根本看不出財富集中至少數人的現 象。 若以頂端1%對比後端的20%,則此倍數為17.2倍。 而且,1979年時頂端1%的人收入為全體8%,其所得是在底端20%的人所得的9.6倍; 2005年,頂端1%與底端20%變成17.2倍(來源:Hacker and Pierson 2010:39)。

 

美國Census Bureau統計的各百分位的家庭平均收入的變化|Photo Credit: Devendra Makkar @ Flickr CC By SA 2.0

美國Census Bureau統計的各百分位的家庭平均收入的變化|Photo Credit: Devendra Makkar @ Flickr CC By SA 2.0

 

我是不知道黃士修知不知道Hacker and Pierson是誰,以及他們在學界的地位怎麼樣,但既然叫我們多讀書,我很推薦大家這本書: Winner-Take-All Politics: How Washington Made the Rich Richer--and Turned Its Back on the Middle Class。(我有寫過一篇書評發表在菜市場政治學)至少早在Hacker and Pierson書中就已經列出了國際主要國家的1%有錢人的財富集中程度比較,而這只是其中一篇學界重量級學者對五等分法的批評而已,只是其中一個例子。

後續更不用說,幾位經濟學大師、主要的資料庫都有這一項指標:前1%(甚至是前0.1%)的人財富集中的現象。例如朱敬一院士提到的包括 Thomas Piketty、Anthony Atkinson、Emmanuel Saez等頂尖經濟專家,以及全球數十國加入的WTID資料庫(World Top Incomes Database)。

黃士修列舉了一大堆例子說你看這個資料庫有五等分法,那個資料庫有五等分法,最後來個大絕:要怎麼定義所得不均是學術自由、搜集所得不均的資料是學者的責任,政府沒有理由去搜集和公布資料。

「有」五等分法的資料,那又如何?現在早就沒有人會認為80-20這樣的五等分法可以反映出貧富差距。有人在用,不表示它是個好方法。很多政府和組織在用,更不表示它是個好方法,因為恰好就是因為它不夠好,不能顯示真實的貧富差距,所以政府愛用。

至於,我真的很不懂為什麼搜集資料、呈現出所得不均的趨勢不是政府的責任而是學者的責任,這個邏輯太神了。搜集資料呈現出社會上真實的樣子,然後據 此制定政策來改善人們生活,本來就是政府的責任不是嗎?況且,像是皮凱堤這些大師所運用的所得稅資料,全都是搜集與整理政府公部門的資料而得來的。然後, 黃士修又質疑說家戶所得跟個人所得不一樣。當然不一樣,但兩個都是可以拿來呈現貧富不均的一種指標啊!這邊實在看不懂他在質疑什麼。

今天黃國昌的質詢就是在說,「五等分法」根本無法反映出貧富差距,希望主計處釋出資料。而黃士修一直講說這裡那裡都有五等分法的資料、政府沒有必要 公布更細的資料、你看好多地方都在用五等分資料。這樣子的質疑根本是連別人的問題都聽不懂。政府手上是有資料的,只是不願意公布而已。不管是個人所得也 好,家戶所得也好,前20% vs.後20%%,就是一個沒有意義的指標嘛!這已經是學界的共識了。而各國政府都一樣,會一直巴著這個指標不放,就是因為它不會揭露出貧富差距變大的事 實呀!

所以,到底是誰不認真呢?

媒體愛點擊率,總要營造出聳動的標題:哎呀你看黃國昌被打臉了啦!但結果總是發現,那個最愛到處戰人的才是被打臉的人。我想,媒體去引用一個爭議性 高的人物可以帶來的點擊率,一定高過於引用一個正經討論事情的人吧?截一下別人的臉書發言、下一個聳動的標題,一則吸引大量點擊的「新聞」就完成了,何樂 而不為?(後續:黃士修對於各方的質疑所作出的回應是,開始挑戰朱敬一、Thomas Piketty以及WTID資料庫的研究方法都是錯誤的。要挑戰整個社會科學界具有高度共識的事情,嗯,這已經不是讀不讀書的問題了。)

平心而論,黃國昌目前為止在立院的「質詢」表現是很好的,有好幾場質詢都很精彩(其他方面表現還不知道,需要時間觀察),看來即將執政的民進黨官員們接下來皮要繃緊了。現在質詢出來的這麼多荒謬問題,接下來要是執政的民進黨沒有改善,是難辭其咎的。

 

二、談國民黨的困境

說實在的,實在是有點悲哀。我們的主計處和政府整天拿著無法顯示真實狀況的資料來自我安慰說貧富差距沒有變差; 我們的媒體無法好好討論問題只想要點擊率; 我們即將成為最大反對黨的國民黨,對於只有黃士修這樣的人能出來佔到版面卻感到無能為力。

國民黨或支持者現在在網路上面聲量最大的所謂意見領袖,要不就是像黃士修這種堅持己見、去跟他戰一下他就肉搜你還公布你學號和身家調查、把你的言論 轉貼到無數個社團去「烙人」來戰的人;要不就是那種大聲疾呼對台灣靜坐抗議民眾開槍掃射的、說社會運動都是恐怖份子的,說被軍方虐死或誤殺的人死得好的, 或者那種聲稱「美國人都不會稱呼有博士學位的人Doctor,稱呼蔡英文Dr. Tsai是一種酸文」的奇葩。

前陣子看到一位學長,台灣和美國名校雙碩士,高知識份子,發文批判說某社運團體怎麼可以只批判國民黨而不批判民進黨。而我去剪貼一段該社運團體新聞 稿說,你看,明明就是兩大黨都批評了啊,但他拒絕承認,裝做沒看到。而且這並不僅是一個個案而已。我一直覺得,國民黨會走到今天這步田地,其實也不是許多 人大聲疾呼的什麼缺乏核心論述和中心思想。關鍵在於,國民黨和其支持者總是用非藍即綠的觀點,把社會上的許多進步聲音都歸類為綠營的打手、台獨的陰謀。

當勞動者、文化工作者都在忙著對抗柯文哲的霸道施政時,當環保運動者在施壓魏明谷和林佳龍遵守承諾時,當經民連、綠黨和社民黨持續反對著TPP和未 經評估的貿易協定,當台灣守護民主平台及許多團體還持續推動著憲政改革,當許多公民團體仍在崗位上推動著各種各式各樣的倡議時,我們的最大反對黨到底在哪 裡啊?還在認為這些社會運動者都是綠營的打手?還在整天想要「打臉」誰?

醒醒吧!要讓台灣社會更進步,需要大家一同努力。不要再想辦法解決那些提出問題的人了,一起解決問題吧!

 

附註

關於台灣的貧富不均狀況,中研院所出版的臺灣經濟預測與政策期刊,有一個《社會公平與經濟成長》特刊,裡面的文章都是開放的,可以直接下載來看。這期特刊的第一篇就是朱敬一與康廷嶽兩位老師的文章〈經濟轉型中的「社會不公平」〉,從五個面向來分析台灣的社會不公平:薪資凍漲、所得分配、居住正義、子女教育、階級流動。

簡單來說,從各方面來看,台灣的貧富不均狀況都在惡化。在推動社會公平方面,有待政府好好地去面對。可惜的是,現在還有許多人拒絕承認這個事實,而馬政府的不滿意度會這麼高,原因就是大家都只愛看不會顯示出問題的那些數據。

另外補充一點,前文提到的WTID資料庫,台灣也在資料庫裡面。台灣1980年代前1%的人所得佔所有所得的6%左右,至2013年已漲至11%;前5%的人所得從16%漲到26%。

 

創作者介紹

方方的小角落 Fang-Yu's Corner

方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