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ina離婚為什麼要為自己「專注於工作」、「沒有成為一個賢妻」而道歉?

陳方隅,發表於關鍵評論網
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293539/

原發表於FB動態

演藝圈金童玉女童話般的婚姻故事,常帶給人無限想像,但是想像愈美,童話破滅的時候帶來的震撼也愈大。任家萱(Selina)與夫婿張承中在臉書上宣布離婚的消息,就是這樣一個事情。其實,這一點也不需要意外呀!

台灣的離婚率在全球排名約20多名,屬於相當前段班的位置。平均每10分鐘就有一對離婚,每天約150對離婚(2014年有近15萬對登記結婚,但也有超過5萬3千對離婚),而且,台灣的生育率是全球最低。

主要原因之一當然就是超長的工時,我們的平均工作時數是全球前三名。夫妻長時間沒辦法相處,感情怎麼會好?好不容易期待已久的約會時間,一通電話或一個LINE來,抱歉必須加班,失望和裂痕怎麼不會產生?同時,大家忙於工作,對於要不要生小孩、誰來照顧小孩、該怎麼分配工作時間和家庭時間等議題的分歧自然會產生。

除了工作環境的變化之外,整個社會加諸男女在婚姻當中角色的期待,跟高離婚率也脫不了關係。《經濟學人》最近才剛調查了「全球女權工作指數」(對職業婦女的友善程度),日本、南韓是全球已開發國家的墊底。台灣常常不被包含進類似的調查名單中,因而逃過墊底的命運,但我們的狀況比日韓都更糟糕,因為我們的傳統思想的束縛沒有比他們少,而且平均工時更長、實質薪資更低。

看看Selina的離婚聲明,竟然要為自己「專注於工作」、「沒有成為一個真正的賢妻」而道歉。我們可曾看過任何男性名人離婚原因是自己忙於工作、沒有成為一個「真正的賢夫」?從沒看過,因為這個社會還是覺得男性忙工作是正常的,而女性為了家庭及小孩而犧牲自己的前途,似乎成了理所當然。

最近,新科立委余宛如提案要取消「禁止帶小孩一起到國會議場」的規定,結果她被整個社會炮轟趕快辭職回家。炮轟還在持續當中,而且據說打電話去各地民代辦公室罵她的人又以女性居多,這其實就是弱弱相殘的可悲例子。不正常的體制讓許多人必須犧牲工作來帶小孩,不然就是犧牲家庭時間,但當有人試著要改善些什麼時,這些弱勢者卻是去質疑為什麼我犧牲了你卻不能一起犧牲,而不是想說改善了整個結構才有機會讓大家不用再做犧牲。(延伸閱讀:想帶小孩不用辭職回家

看看社會上許多人的思想:男性單身立委在職期間成家(例子很多,例如謝國樑)是恭喜他脫離黃金單身漢的行列,女性單身立委當選之後「與友人出遊」就叫做不認真問政。男性政治人物「交(女)友」廣闊是風流和海派的展現,女性的話就算單身,談個戀愛都不可以。還有,女性不結婚或晚婚叫做「國安危機」,但是男性就不會怎麼樣。

對了,在整個社會與經濟結構扭曲的狀況下,台灣的虐童案數目也是一直增加中,不僅發生的頻率增加,受害年齡也愈來愈低;同時,家暴案件通報數目也是居高不下。但我們卻不曾看到像「護家盟」這樣的團體出來講什麼話,而是把無數的金錢和人力投入反對同性戀。(這些離婚的人,虐童的人,以及家暴的施暴者全都是異性戀,都是所謂「神聖婚姻」的殺手,為什麼如此大力捍衛婚姻的團體不出來做點什麼呢?)

還有大家到處可以看到捐款箱的像是什麼「青少年純潔協會」,主要都是叫大家要「守貞」、告訴大家性是骯髒的,最後也只是強化了女性應受約束的傳統觀念。但說也奇怪,這些團體卻從不在意兩性關係的經營,似乎只要婚前不跟人上床,婚後就是王子公主過著快樂的日子,一切沒問題了。

那些大聲嚷嚷著要守護家庭價值的政治人物,有的人「假離婚」來避開利益迴避條款(像是花蓮傅國王跟太太假離婚,讓她可以當副縣長。而這位太太現在還當上了國民黨的不分區立委);有的人搞婚外情(例如薇閣吳)。至於有些刻意表現出理性中立價值,避免在重大政策表態的人,又往往以沙文心態居多,例如人氣超高的素人市長隨時都在講出歧視的話語。

不婚、晚婚、沒有能力生和養小孩,以及被壓榨的勞工和扭曲的社會結構,這是最貨真價實的台灣危機。

有沒有解方?可能有,但是改變需要很長時間的努力(絕非辦理徵文比賽、口號比賽,或者是現金式的津貼發放)。改善托育制度,以及減少變態扭曲的長工時,才是根本解決超低生育率及高離婚率之道。與此同時,改造大多數人沙文主義的思考模式,似乎是更重大的任務。

 

註:一般來說,離婚率的比較常會用「粗離婚率」來算,也就是每千位人口的離婚對數(總離婚對數除以總人口,再乘以1000)。台灣在亞洲排名數一數二,跟香港、南韓、哈薩克等地差不多。比我們高許多的目前查到印尼,中國的數據也比台灣高一些,但有些國家暫無資料。

創作者介紹

方方的小角落 Fang-Yu's Corner

方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