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SUN

今天是研究生的場次,一共有五篇paper。
原本六篇的,有位因為班機取消來不了,評論人也少一位,改由Amy Liu教授評論我們的文章。

記錄一下議程:
Chair: Amy H. Liu
1、“The Excluded Majority: Informal Sector and Welfare States in Developing World” Wei-Ting Yen
2、“Unpacking Support for Free Trade_ Experimental Evidence from Taiwan” YKC
3、“Theorizing Bodies, Gender, and States through the Practices of Violence: The Case of Taiwan” Li-Li Chen, University of Florida
4、“Who Bargains?: Causes of War” George Yin
5、“Intertemporal Choice and Political Participation” Austin Horng-En Wang

心得感想另外再記。張老師給我不少在發表上面的建議,讓我可以即時地去想想下次哪裡可以再更好。
尤其是,我講話都沒有抑揚頓挫,可能因為太怕出錯,自信可以再多一點!

2015-11-01.jpg  
(圖片來自宏恩)

算是順利發表完,
被問了一些問題,基本上是還好,跟MPSA遇到的問題很像。
而這也會是之後投稿的問題,因為假設有一位審查人是區域的專家,
則我們就要被迫去review更多台灣政治的東西,那就寫不完了。所以還要再reframe一下。

張老師也給了我們不少修改建議。希望這一篇可以在十二月底之前投出去。

老師說,要投IO這樣的頂尖期刊,一定要有理論創新!很少有那種舉出幾種看法,然後做「裁判」的文章。
我問說,可是像Mansfield and Mutz他們的文章就是這樣啊!
(而且我還覺得他們寫得實在沒有很好……)老師說:他們年輕的時候已經pay the due。

開始體驗到很多老師說的,許多時候能夠發表,
不見得是自己最喜歡或最厲害的作品,而是被評審接受的作品,如此而已。
必須繼續努力,就跟考試一樣,七分實力、三分運氣。
(不過我也很喜歡體育場上的一句名言,大意是:當你練得愈勤奮時,就愈可能出現幸運球)
2015-11-01 11.44.40.jpg  

中午同樣在教室吃午餐,有千層麵,麵包,沙拉,甜點等等,很豐富。
大家邊吃邊聊天。
可惜跟其中一些老師或同學的互動還是很有限,時間太短了。

(過幾天看到一篇文章覺得很喜歡,「模稜兩可主義的遊蕩幽靈」。
林澤民老師說作者湯舒雯有去會場,我似乎有看到但是沒機會交談。可惜。)



退房後跟維婷在大廳層的花園旁,討論paper討論了三個多小時!!!!
在這麼美好的天氣之下,會議結束後仍然是工作模式。
(其實,像昨晚,林澤民老師也跟兩位coauthor的老師們約了晚餐過後討論怎麼改文章)

2015-11-01 15.24.22.jpg  

主要是討論我們這篇paper還要改什麼,之要要再跟Kris一起改,
以及討論怎麼回應投稿那篇的R&R。
幾乎是要換架構了。
生平第一篇SSCI的R&R,希望能順利改好。

林澤民老師拿了小禮物來給我們:兩件「光點台灣」的T恤。
他說他準備了三十件,可是忘記拿給與會者了。


搭車前一小時,最後的時間走去Capitol看一下。
很漂亮的建築!!!有點紅色的樣子,比純白的白宮還要特別一點。
Lansing那裡的話,附近太荒涼了。
(是說這裡附近看起來也不是什麼好的住宅區就是了)

IMG_0002.JPG  

沿路聊了一下明年合作投稿MPSA的文章。
然後也聊了不少career的事情。
我說目前為止好像愈來愈沒有興趣去追求the game of publication
維婷說她不排斥去玩這個遊戲,只是還是在考慮要怎麼包裝自己、想追求怎麼樣的工作。

我還在想上學期結束時張老師跟我說的:要好好想一下,之後要追求怎麼樣的職業生涯。
要追求在自己領域的頂尖!
其實這是我滿長時間的座右銘,也是爸爸常跟我說的。
但我好像已經滿長時間沒有在想這件事了。



六點在飯店旁的上車點,坐上MegaBus,
帶了一份7-11的熱狗堡去吃。
整個車子塞得滿滿的,我只坐到一個有桌子的位子,四個人擠,幾乎沒有空間放腳@@“
我還提著西裝,還好有桌子可以放。

三個半小時準時到休士頓,車資18塊錢,不貴。

欣嫺來接我。
在美國見面覺得有種奇妙的感覺,而且是在離自己住的地方很遠的德州。
大學和研究所的時間好像已經離我們很遠了。
偶爾會想起在綜院918那個小小教室討論政治學的場景,
沒想到一晃眼這麼多年過去。


她家公寓看來真不錯啊!
要在這邊住兩個晚上。
感謝收留~~~

她說她已經接待過四五組客人了!
看來德州滿適合旅遊的?

========

總結這場會議,讓我直接把宏恩的感言貼過來(因為想講的話跟他講的幾乎是一樣的):
24小時的Austin炫風行 程在學術上收獲很多,但更感動的是看到前輩們努力提攜後進的心。尤其在比較正式開始學術生涯後,教學發表研究家庭服務的各個to do list永遠是滿出來的。要在這種情況下還願意多挪出時間來申請資源、提供機會與教育給晚輩,真的完全不是rational choice。只望在未來我們在同一個十字路口時,可以跟學長們做出相同的付出,把火炬再傳下去。

 

隔天,在休士頓旅行的時候,張老師寄來一封信,充滿了溫暖的鼓勵。
我過幾天的回覆,連同近期的心得如下:

2016春季學期回到學校擔任TA,並且要在五月之前完成大綱。
原因是,趕快把這件事情解決掉
(沒有當TA的話,最後要自己付大概9~10學分的論文學分)
如果延一兩學期再回去當TA,到時候又要面臨沒人顧小孩的狀況,
現在是已經有家人要來「接力」下個學期,讓我趕快解決這件事情。

的確,正如老師說的,我會覺得discouraged,有一點焦慮。
一方面是因為時間實在太零碎,
常常一進入工作模式的時候,馬上又要去顧小孩、去做家事,
然後下一次坐到電腦前已經是五、六個小時之後的事,
而且常常到了睡覺時間,一整天的疲勞讓人沒有體力再投入工作,
想要看點書,又會馬上睡著。
當然不是每天都會全心投入工作,但是,每當「想要工作」卻又不能工作的時候,真的是會覺得很無奈。

但一方面我也清楚知道這不應該是藉口。
我感覺到的是,自己好像還沒有開創新研究的能力,因為書讀得不夠多,
而在各種研究技能的學習(統計研究工具)方面,更是因為使用的機會太少,
而愈來愈退步,無法熟能生巧。

這些大概也是因為,目前為止還沒有找到足以支撐自己在學術(publication)的世界追求頂尖的動力。

換個念頭想想,我之前都非常幸運,
在每個階段與階段之間,時間都接得很剛好,所以我算是很早出國的。
現在,就把它當成是用不同的步調來繼續念書與學習這樣,
重點是,要想辦法保持前進的動力。
      
小結來說,參加這個會議,跟老師和同學們聊聊之後,覺得有充電的感覺。
會繼續想辦法進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方方 的頭像
方方

方方的小角落 Fang-Yu's Corner

方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