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之行1:TAP會議day0

10/30週五從DC出發前往德州。
要去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UT Austin)參加Taiwan and Asia Programm的會議。
非常感謝小然的外婆~~~讓我還可以多待三天在德州小旅行。

早上查新聞,德州竟然出現暴風雨、龍捲風,然後淹大水!!!
奧斯汀機場關閉,六點前的飛機都取消了。
早上出發的一些人,班機不是取消,就是轉降到達拉斯或休士頓。
有一些人要一起集合,然後開車到Austin。

我跟立芳學姐一起去,從辦公室出發。坐計程車過去。
沿路聊了不少台灣政治(司機是移民,外館固定合作對象)。
飛機預定是下午五點出發,八點到,還好,到出發前查網站都是一切正常。
上機前吃了昨天做好的小餐包。

機長說:沿路一定會很顛簸的!
還好順利抵達,快到的時候,我們在空中盤旋,等待塞車的班機降落,多等了四五十分鐘,
在當地時間8:45左右到達。
算是非常幸運,因為很多人班機取消來不了,或是要多開好幾小時的車從休士頓過來。

直接搭車到德州大學的門口,AT&T中心旅館。
裝潢滿不錯的,而且這個會議讓我們一人住一間房間,窮學生去參加會議通常要好幾個人擠一間來省錢。

放個東西就先到樓下餐廳去吃飯(一樣都是由主辦單位cover,真好!),
我點了一個漢堡,遇到剛從休士頓開六個小時過來的維婷和韋豪。
於是就一起吃飯聊天。

林澤民老師辛苦地聯絡每個人,確定到了沒有。
好像很多人的班機被取消到不了。

 

10/31 SAT

今天要進行一整天的會議。
早餐在樓下的餐廳吃buffet,咖啡還要另外點?!
全都是簽帳到房間去,由德州大學來cover,對我們非常好。

遇到幾位老師,但很多都不認識。
例如,第一次跟王元綱老師、王維正老師見面。
在會場上則是第一次看到李瑋欽老師、謝復生老師、牛銘實老師等人。
這個會議把幾乎所有的台灣政治學老師都找來了。(其實,所有的政治學老師,大概就是兩隻手可以數完)

巫俊穎學長來帶我們走過去系館。
這研討室的大小滿剛好的。
有些人因為飛機延誤,而無法來參加,或是會晚一點才到。
早午場的評論人都少一人,隔天早上的研究生場次也是如此。

好久不見張老師!
剛好可以趁這個機會來”meeting”一下,所以就坐在一起。

林澤民老師開場,
然後由他的老師John Freeman教授來進行一個十分鐘的開場演講。
他講得實在極好!
用Kantian Tripod來把台灣研究的文獻都串在一起,
在這樣的框架中,台灣不見了,或說,台灣是在整個文獻裡面。
身為一個東亞政治的局外人,能夠如此地去把文獻整理並歸類,還可以思考新的研究問題,真的很厲害。

張老師說,就是要學習這樣子的思考模式,
我們當然可以從台灣出發、用台灣當案例,但是一定要think big。
如此一來才能讓學術跟國際接軌,而不是做來做去都是差不多的東西,
觀眾當然也愈來愈少。

這次會議當中跟老師那邊學到不少觀念。

12189049_1006034809418320_5025683111171975751_n.jpg  
(圖片來自林澤民老師)


遇到也是很久不見的鄭敦仁老師!跟他報告一下近況。

先前在看一些台灣的政黨研究文獻,覺得整個斷層非常嚴重。
除了TJ老師之外,很少人在美國主流期刊上面發文章。
TJ老師跟徐永明老師有合寫過一些東西,而且也還算有在更新中(例如在Hicken編的書,2014)
但是,就像先前討論過的一樣,台灣學界提供的誘因結構不佳,無法讓最聰明的人持續學術創作。
所以不少人就去當名嘴,或是去做其他的事情。
台灣的政黨研究整個跟國際上是斷層的。

一整天有十篇paper發表。
實在是滿耗體力的。
但基本上還好,因為常常跟旁邊的張老師或是前後的同學討論,所以不至於想睡覺。

我個人覺得最有趣的是Chien-pin Li老師(不知道中文怎麼寫?!),
用內容分析法來看中國領導人對台講話的內容變化。
他人也非常親切,在休息時間跟我討論了一下paper的內容。

我說:現在制定政策的人很需要像這樣子的分析,然後據此來回應。但現在好像都沒人在意學術研究的分析了……

張老師在發表後還特別介紹了Sung Ming,說他是hard-working的job candidate。
他的確是個認真的學生!


牛銘實老師的發表出現很多有趣的事:
1.一開頭就說:「國家安全調查的資料是公開的,可是因為Austin Wang忙著寫論文沒時間架網站,大家寫信給我都很慢才回應。」
哈哈!宏恩因為班機延遲,晚上才會到。

牛老師這次兩天的會議下來提到超多次這筆資料,很希望大家拿去用。但是我覺得這筆資料的變數有點少,要找解釋的變數比較難一點。

(在參加會議的時候沒有想到,兩三天後,宏恩立刻拿了這筆資料來寫文章回應「馬習會」,然後我們幾位菜市場政治學的編輯合力編寫,投稿到了Washington Post的The Monkey Cage專欄。主要是想告訴英語世界的讀者:台灣人民從來不是反中國(anti-China),台灣人很支持兩岸領導人的對話;但是,台灣人對於兩岸的交流存在許多疑慮(尤其是所謂的「以經促統」),最重要的是:台灣絕大多數的人們一點都不想要變成中國的一部份。
(後來還被翻譯成日本,登在日文版的Huffington Post,以及有人翻成德文。是從318後的海外留學生社團裡面傳開的。)

文章連結

2.TJ老師提醒快要超時,牛老師先靠近看了一下提示紙寫什麼,然後大聲地說:「No!!!!!!!」

3.後來快結束前又說:「噢,TJ的表不準,害我要講快一點」

4.後來在一篇Contentious politics的paper發表完後的討論時,他一開頭就說:I am a contentious person…… 大家都在笑。

另外一場,Dennis學長說:耀元 takes full responsibility for all of questions
被問到關於model問題的時候,也是一直說:都是耀元說要用這個model的啦!!

哈哈!!今天很流行挖苦一下那些因為飛機延遲而來不了的人。

Dennis學長一個人就參與了三篇文章的產出,整個很多產。

12112058_1006285966059871_3619190570730893796_n.jpg  
(圖片來自林澤民老師)

五點半左右結束,稍微逛一下校園,在鐘塔、水池前面合照。
巫俊穎學長對德州的歷史相當熟悉(他還特別花時間去歷史博物館找德州歷史),
跟我和張老師講了非常精彩的德州開墾史,
以及德州共和國的獨立和併入美國的故事。

超級精彩啊!而且聽起來很熟悉,跟台灣的歷史有許多相似之處,
對於支持統一和支持獨立的人來說,都各有非常多啟示!
希望學長趕快考完資格考然後把它寫出來。

回去換個衣服,再集合走去餐廳。
是一間印度式料理,三大桌。
而且大家點了不少酒(德州大學報帳規定,只要酒不超過帳單的一半就可以),很開心。

12189662_1006276262727508_2973806608795908164_n.jpg  
(圖片來自林澤民老師)

跟牛銘實老師同一桌,他一個一個問研究生在做什麼研究,而且問很多問題。
是一個非常好的訓練啊!!!
常常會有答不出來的狀況。對自己的研究太不熟了...


九點結束,又被牛老師邀去旅館餐廳喝酒,還規定研究生一定要去。
點了超多酒@@“
他說他請客,給大家看一下杜克大學的財力XD
Dennis學長他們去買了很多的蔥油餅、鹹酥雞、薯條等等。
又吃了很多東西。


一開始是講古時間,老師們講說為什麼會有這個會議,
從北美社會科學會拒絕某些人加入開始講起,到後來的教書心路歷程。
近幾年,十個老師決定輪流辦會議(照年資排序負責辦會議),
今年開始邀請研究生一起來(這個設計真不錯!),希望能傳承下去。

現在最資深的是鄭敦仁老師,牛老師,李瑋欽老師,1987左右開始教書。
大部份台灣老師都來了,還有一兩位沒來而已。
50歲以下目前只有王元綱老師和張老師,
再下來就是Amy、Dennis這樣的tenure track新老師,但實在非常非常少。另有陳建凱學長。

老師希望有更多人留下來,可以傳承接棒,
牛老師說:這樣互相鼓勵的人際網絡,以及這種精神,要繼續下去。

12208565_1006276319394169_4599558800756629751_n.jpg  

* 童振源老師給研究生的建議(他原本要離開了但被牛老師留下來跟我們講幾句話):
不管是從現實(升等的角度)來看,或是從學術的重要性來看,
一個研究最好要能夠持續做個四到六年,所以,做研究時都要去問大問題

應該要去做的事情:
1。挑戰一些沒人做的研究。
2。想辦法取得新的資料(利用個人網絡) <—不過這個實在很難學習和複製,可能要靠機緣
3。想辦法用新的方法。

他說他在2000年前後開始做的東亞經濟整合研究,
他決定投入之後,花了幾年的時間研究整個東亞之類的,後來寫出一本書。
「做研究就是要全心投入。」

就這點來看,當然是很值得學習的。
而且,成功的學者們幾乎都是這樣子努力的。

聊到十二點多,餐廳都關門了才走。
是說,牛老師很「好客」、很健談,只是大家明天還要發表....
好累啊!都沒時間準備了。

還好,今天夏季時間調整成冬季時間,所以多了一小時可以睡覺!!
這一小時實在來得太是時候了!!!!!

(在美國每年都要經歷十一月的某一天會多一小時睡覺,然後在三月某天要還回去一小時這樣的過程)

 

 

創作者介紹

方方的小角落 Fang-Yu's Corner

方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