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讀孫文的「民族主義」,如何洗腦你當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
發表於關鍵評論網,2015-10-16,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232004/
文:陳方隅、凃智展(台大電子所博士班學生)

每年國慶必定會有人把國歌拿出來「尊敬」一番,並且都會有許多報導寫說,綠營政治人物參加慶典,誰唱了國歌、誰沒有唱、誰又跳過了前面兩句話。(註)「三民主義,吾黨所宗」,這應該每個人都知道是我們的國歌前兩句詞,不過,「三民」是哪三民呢?許多人可能會想到「民有、民治、民享」,但是這就搞錯人了!此三民非彼三民也,那個是美國總統林肯說的。

國父提的三民主義是「民族主義,民權主義,民生主義」(這三民大概都是全台灣除了「中山」、「中正」以及「中華」之外最常見的路名之一)。進一步來說,叫得出三民是哪三民的人,可以簡單講出來這三民代表什麼意思嗎?

我們現在可能很難想像,在威權時代「三民主義 統一中國」可是每個人必須奉為圭臬的真理,也是全國上下一心追求的目標;三民主義不只是各級學校的必修課,更是大學聯考和各種國考的必考科目,一直到2000年為止;高中的三民主義必修課一直到2005年才停止,筆者還算是躬逢其盛。

然而,即使政治上洗腦權威規定教材的威權時代已經過去,現在我們也已經不用再硬背以及應考三民主義,但我們在政治上仍然如此地尊崇國父孫文先生,台灣人實在是應該好好了解一下這個立國根本精神,也是我們共同的記憶。本文就先來討論三民當中的「第一民」:民族主義。 

「我說民族主義就是國族主義,在中國是適當的,在外國便不適當。外國人說民族和國家便有分別,英文中民族的名詞是『哪遜』;『哪遜』這一個字有兩種解釋: 一是民族,一是國家。……(中略)本來民族與國家之間相互關係很多,不容易分開﹔但是當中實在有一定界限,我們必須分開什麼是國家,什麼是民族。」

「我說民族就是國族,何以在中國是適當,在外國便不適當呢?因為中國自秦漢而後,都是一個民族造成一個國家;外國有一個民族造成幾個國家的,有在一個國家之內有幾個民族的。像英國是現在世界上頂強的國家,他們國內的民族是用白人為本位,結合棕人黑人等民族,才成『大不列顛帝國』﹔所以在英國說民族就是國族,這一句話便不適當。……(中略香港例子)

又像印度,現在也是英國的領土,說到英國國族起來,當中便有三萬萬五千萬印度人;如果說印度的英國國族,就是民族,也是不適當。大家都知道英國的基本民族是『盎格魯撒克遜』人;但是『盎格魯撒克遜』人,不祇英國有這種民族,就是美國也有很多『盎格魯撒克遜』人,所以在外國便不能說民族就是國族。但民族和國家是有一定界限的。」(粗體為筆者所加,以下皆同)

看到這裡,大家應該就能夠發現一個事實上的問題,孫文先生認為民族主義應該要適用在中國,因為中國是由單一民族所組成的國家,所以在中國,民族就是國族,兩者合一。這樣的看法有幾點問題存在:

首先,孫文先生心中想像的這邊的「民族」,似乎完全是以血緣來做定義的,這其實違反了我們對民族這個概念的認識,因為一個民族還包括了文化認同、風俗習慣等,更是一種「想像的共同體」(imagined communities)。

第二個問題是,孫文先生忽略了中國存在了至少五、六十個少數民族,而認為應該要把所有人都劃歸為中華民族(這點在下一段的文本當中寫得更清楚)。更進一步來說,即使我們假設中國真的全部是同一種民族所組成的好了,這也不會是必須形成「一種」民族主義的理由,或說,這也不會是大家一定必須組成同一個國家的理由。

想想看阿拉伯國家有21個,他們全都是同種族同宗教;又或者是,「日耳曼族」有可能是德國人、奧地利人,或是瑞士人。孫文自己不也說了,盎格魯撒克遜人有可能在英國和美國,他們並沒有追求「一種」民族主義,這也不妨礙英國和美國成為強盛的國家呀!(延伸閱讀:李筱峰,〈認識祖先與「中華民族」?〉)

若把民族主義拿到台灣來看,其實也會有很多盲點:台灣(中華民國)早就已經是一個多民族認同的國家。在今日的台灣,我們允許每個人有不同的民族信仰,你可以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宣稱來自浙江或其他省份;你可以認為七十年前的祖國是日本;我們有新台灣之子,祖國在東南亞各國;我們有原住民族,也有許多人認為自己就是「台灣人」。

不管從血緣、文化、語言、風俗習慣來看,「單一民族構成一個國家」這樣的教條,在事實層面上面就已經大大地違反常理了。今日的「台灣意識」更貼近孫文所述的歐美情形,也就是:民族與國族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孫文在下一段文章內,對民族的形成總結了五大因素,這五大因素是取聯集而不是取交集,亦即滿足任何一個因素都可以形成民族:血統、生活、語言、宗教、風俗習慣(這其實是一種非常模糊的定義方式,應該說它不能成為定義方式,只能是一種觀察。為了解釋中國人為什麼要信仰民族主義,他在下一段闡述之: 

「我們鑒於古今民族生存的道理,要救中國,想中國民族永遠存在,必要提倡民族主義。要提倡民族主義,必要先把這種主義完全了解,然後才能發揚光大,去救國家。就中國的民族說,總數是四萬萬人,當中參雜的不過是幾百萬蒙古人,百多萬滿洲人,幾百萬西藏人,百幾十萬回教之突厥人,外來的總數不過一千餘萬人。所以就大多數說,四萬萬中國人,可以說完全是漢人,同一血統生活,同一語言文字,同一宗教信仰,同一風俗習慣,完全是一個民族

……用世界上各民族的人數比較起來,我們人數最多,民族最大,文明教化有四千多年,也應該和歐美各國並駕齊驅。但是中國的人,只有家族和宗族的團體,沒有民族的精神,所以雖有四萬萬人結合成一個中國,實在是一片散沙,弄到今日是世界上最貧弱的國家,處國際中最低下的地位。『人為刀俎,我為魚肉』,我們的地位在此時最為危險。如果再不留心提倡民族主義,結合四萬萬人成一個堅固的民族,中國便有亡國滅種之憂!我們要挽救這種危亡,便要提倡民族主義,用民族精神來救國。」

由此可見孫文提倡民族主義是有強烈政治目的:首先,他承認中國是多民族社會,但是又因為漢人遠多於其他人,『就大多數說』是同一個民族,去鞏固他民族主義的正當性,所以人數達幾百萬的其他民族都不重要。就民族主義的實用角度來看,在當時的時空背景可能是非常吸引人的:「因為漢民族只有宗族觀念,彼此不團結起來只能給外國人欺負,團結起來才有力量」。放到現在的脈絡來看,中共今天完全就是走跟孫文同一套的路子,例如:強調要讓中國人站起來、創造屬於中國人的世紀等等。

說穿了,孫文提倡的民族主義是一種信仰,找一個方式讓中國人團結在一起抵禦外侮。有人會說,這一套學說在中國發揮了巨大的作用,帶領中國人們免於被列強瓜分成殖民地(但這顯然忽略了清末民初長時間的軍閥割據,自己人打來打去)。當然,孫文這套學說它大大吃少數民族的豆腐,還忽略廣大中國領土上的各種不同生活習慣、方言、習俗。

其實,中共的統治也一直使用同一招術,不斷強調「中國人」的概念(最新的說法例如像是:兩岸一家親),事實上,在強硬的「管制」政策下,讓新疆、西藏這些少數民族痛不欲生。

那台灣呢?台灣人應該思考自己的未來,是要選擇遵從國父遺教、繼續追隨三民主義嗎?從民族主義這方面來說,如果選擇認同「中華民族主義」,那就是要兩岸一家親、一同追求來當「堂堂正正的中國人」囉!如果選擇台灣民族主義,是否有人會認為那是在搞台獨、是在激化兩岸衝突?最根本的問題其實是,台灣真的有辦法形成單一的民族主義、追求單一的民族目標嗎?

在我們看到每年不斷出現的國歌爭議時,不妨繼續想想,在民主化的台灣,三民主義跟民主國家強調兼容並蓄的多元文化價值觀,還有哪些扞格之處呢?


註:我們的國歌是民國18年被選為黨歌,後來經過多次國歌徵選都沒有結果,然後在26年「國民黨中常會」決議用黨歌「暫代」國歌至今。國文課本上教大家「吾黨=我們」其實是轉很硬,因為「吾黨」無庸置疑就是國民黨的意思。

創作者介紹

方方的小角落 Fang-Yu's Corner

方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