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感性台獨變為理性統派?─生長在台灣,想當中國人是「理性」的嗎?

陳方隅,2015-9-12,發表於關鍵評論網

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217991/


最近,建政65年的中共政權大張旗鼓地慶祝對日抗戰勝利70年,鳳凰網推出了《走近台湾本省统派青年》的節目,據說這系列文章引起中國網友瘋傳。最新文章〈台湾统派青年张玮珊访谈:我如何从感性“台独”变为理性统派〉,大意是說當一個統派是合理的、合道德的,不贊成統一就是不道德的、無知的。中國網民留言當然是一面倒地稱讚這些青年才俊,對象也包括剛跟習大大握完手的中華隊長炳忠哥

先不論這位统派青年张玮珊的邏輯問題(當一個統派跟「道德」的關係在哪裡?看了三本中國歷史的書就可以轉變成統派?),本文主要想討論兩件事情:1、理性的意義是什麼?2、一個台灣人想要去當中國人(或是當那種想要趕快被中共統一的統派)是理性的嗎?

什麼是理性

一般人所認知的「理性與不理性」指的是行為的合理性、明智性、禮貌性:像是我們會認為動手打人就是不對、不理性的,像是洪秀柱的出關宣言說只有投票 給她才是理性的,像是跟人吵架時我們會說:你理性一點好不好!在中國媒體上面的《走近台湾本省统派青年》的節目/文章,基本上也是這樣的用法,而且還加上 了道德層面、知識層面:當一個統派才是理性的,因為它是合理的、合道德的、充滿知識的。

其實,在學術上,理性指涉的概念是「理性選擇」(rational choice)的假設:人在面對選擇的時候會依照自己的「偏好」將「所有的可能選項」做排序,並能夠選出對自己而言「效用最高」的最佳利益選項。

相對於此的概念並不是「不理性」(irrational),而是「非理性」(non-rational),即一個人的行為與目的之間沒有邏輯關聯。例如,我們常說所謂的投票鐵桿部隊,無論如何都要投給某個政黨,也就是大家說的689、9.2之類的死忠支持者,其實他們的行為都很理性,因為他們覺得這樣子對他們來說效用是最高的。如果說我們可以證實,這些閉眼投票的行為是因為精神異常、一時衝動,或是沒有任何考慮或沒有任何原因,這樣才可以稱做「非理性」,也就是「非理性可以解釋」。

再重覆一遍,只要能思考、對選項進行排序,就是理性的。我們不能夠因為覺得想要當一個堂堂正正中國人,就說覺得自己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的人不理性,反之亦然,我們也不能因為覺得我們早就不是政治上的中國人了,就罵那些想要回歸祖國的人不理性。

生長在台灣,想當中國人理性嗎?

那我們來討論一下,到底當中國人符不符合台灣人的最佳利益。

最近一大堆在台灣但覺得自己是中國人的人跑到對岸去看閱兵,看來每位都被當成嘉賓,還可以很光榮地跟習大大握手,看著對岸展示著主要用來對付台灣的 解放軍和其軍備,參拜著從各種層面打壓台灣存在的政權。相對來說,有許多藝人「沒有」在微博上面po說自己在看閱兵,這些人立刻被大批中國網友「洗版」說 不愛國,就連國籍不是中國、來自台灣、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地的藝人都不能倖免。例如范瑋琪po了一張兒子照片,被留言灌爆說為什麼沒看閱兵,結果范瑋琪還必須出來道歉(道什麼歉啊簡直莫名其妙……)。

其實這也不是什麼新奇的事了,現在侯導的電影《聶隱娘》正熱映中,前幾個月,女主角舒淇參加坎城影展時,自由時報報導說她因為被標國籍是中國,而向主辦單位爭取說自己是台灣人。先不論這則報導到底是不是真的(經紀公司出來否認,事件經過請按此),對岸網友馬上把舒淇罵翻了,而且還罵得很難聽,各種髒話都出爐。最新的例子是11日在韓國《首爾國際電視節》領獎的林依晨,她說自己是台灣的藝人,結果中國的網民和媒體又再度全面崩潰

奇怪,前陣子(在李倩蓉貴婦團參觀阿帕契之後)一直說網路鄉民霸凌藝人、抱怨「台灣就是太自由」的那些藝人們,怎麼沒有出來聲援這些被中國網友紮紮實實地霸凌的藝人呢?

有另一位同樣也去參加閱兵的新黨青年回應說,台灣網友其實也是看到有人立場偏藍偏統就罵(例:炳忠隊長接受陸媒專訪時也提到,在台灣談統一總是被妖魔化),然後舉出江蕙被罵的例子(她說台灣「太自由了」。另一個最新的例子是籃球精靈顏行書)。我同意「網路鄉民的本質都很像,會把人罵得很難聽」這件事情。然而,在國家認同的表達自由方面,本質就大不相同了。

在舒淇及林依晨被罵的例子中,一個台灣人說自己是台灣人,中國網友把她罵得很難聽。如果要舉反例出來的話,應該是:一個中國藝人說自己是中國人,台 灣人把她罵得很難聽。但是,顯然不可能會有這種例子。道理很簡單,中國人不想給台灣人當台灣人的自由,所以你在國際場合表明自己是台灣人,會被中國網友罵 到翻掉。從閱兵後的反應來看,網友們就連「不講自己愛國、不講自己有看閱兵」的表意自由,都不想要留給公眾人物。

從這些事件來看,講自己是台灣人,與講自己是中國人,兩者需要的勇氣及代價,顯然是非常不對等的。中國人講自己是中國人,不會得罪台灣人;台灣人講 自己是台灣人,卻會得罪上億中國人(我相信還是有很理性的人存在,但是中國人的母數太大了)。從范瑋琪po兒子照片被罵的狀況來看,現在看來還有可能「不 講自己愛中國」都會得罪上億中國人。

所以,當我們台灣的藝人(以及許多聲明顯赫人士),舖天蓋地的跑出來罵台灣網路鄉民不該「霸凌」藝人,還有許多人教訓一般民眾不應該批判政府、不應 該批判做錯事、說錯話的公眾人物時,他們針對的對象從來都只有台灣人。當中國網民真正在「霸凌」台灣藝人的時候,這些罵鄉民的藝人們,敢站出來替台灣人說 話嗎?又或者是,常常在罵台灣的企業大老們例如郭台銘,敢公開批評中國的政府做不好嗎?敢公開嗆聲說政府不怎麼做我就要出走嗎?

絕大多數人是不敢的。何必跟荷包過不去呢?這樣子超級不理性的好嗎!

主張統一需要勇氣嗎?

除了對媒體把統派形容成「道德的」之外,一直以來都有人稱讚在台灣主張統一的新黨青年們「很有勇氣」,因為他們有勇氣在台灣主張統一。現在代表國民 黨參選總統的洪秀柱女士也是以此自居,她認為她很勇敢要表達更進一步的兩岸關係、一中同表之類的,不能夠再維持現狀(例:她跟朱立倫一起參加新黨黨慶,還為新黨的立場背書)。

這裡再講精確一點,不只主張統一,應該是說他們主張「被統一」。新黨的人們先前就已經跑去中國「晉見」習近平,還大力稱讚一國兩制,這次閱兵也一大群人「很光榮地」出席,他們早就不是剛成立時的那個主張反攻大陸、主張中華民國統一中國的政黨了,他們現在主張的是「中華兒女」共創中國人的盛世,當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

奇怪了,主張統一(被統一)到底是需要什麼勇氣啊?主張被統一有13億人當後盾,陸媒專訪一下就可以成為幾億人擁戴與稱頌的對象。主張獨立或維持現狀呢?連台灣人自己都不一定會挺了。

再想一想,「假設」未來我們真的「被統一」了之後,誰會先被清算?誰可以過得好好的?是那些整天對抗政府、批判政府的「暴民」,還是那些主張我們要當堂堂正正中國人的人們?這樣子一想,其實,台灣人最「理性」的選擇,其實是主張統一、當中國人。

其實,我自己以及身邊不少朋友們,對這個假設內容都是滿悲觀的,尤其,看一下習近平的強硬態度,以及他數次做出2020年前解決政治問題的宣示。若 時間拉長來看,時間可能是站在台灣這一邊的,因為,對中國的民眾來說,當愈來愈多的中國人拚了命的移民海外、所有高官富商的子女都送出國之後(?),當愈 來愈多人到台灣旅遊、上網接觸到一些不太一樣的資訊,開始思考除了強硬要求統一之外解決方式的時候,狀況是會有所不同的。然而,中共政府不一定等得了這麼久。

台灣就是太自由了?

再回到台灣人/中國人的例子。在台灣可以主張自己是台灣人(有一群想當中國人的人會罵),可以主張自己是中國人(根據學術的調查,現在大概全台只有3%上下的民意如此),可以主張自己是美國人(例如所作所為幾乎全是違法的台灣民政府),想主張什麼都可以,而且也都會有人罵。但這都是言論自由。

然而,在中國,卻只能主張自己是中國人。如果不主張自己是中國人,那麼,下場會很慘。常有人說台灣就是「太自由了」,然而,去支持一個讓人民沒有自由的政權會比較令人開心嗎?

這就是兩岸目前政治體制最大的不同。台灣就是「太自由」,才能讓我們這樣子有各種主張,可以罵公眾人物,罵政府(大法官釋字第509號,吳庚大法官在協同意見書裡面說:對於政府施政和公眾人物的言行,即使用最刻薄的話語去批評,都應受到憲法保障)。

如果說有人羨慕中國威權政治體制的話,其實真的可以趕快考慮移民,加入中共一起當堂堂正正的中國人、一起為解放軍喝采,不然的話,去新加坡或許也是 不錯的選擇。台灣實在太民主、太自由了,不適合順民,不適合討厭基本人權保障的人,更不適合覺得「威權統治才能達成發展」的人(炳忠哥最新的訪問內容很可以代表這種想法:「國民黨威權造就台灣民主」)。

後記

最後還是要來談一下那個統派台灣青年的專訪。其實中國媒體這篇訪談的標題還算客氣,說台獨是「感性」而不是說它「非理性」,但內文的確是這樣認為(還有更誇張的,例如某台大教授曾說過:「台獨也不過是這樣一個沒有內容,但標題聳動的性愛光碟」)。但是,台灣獨立絕對不是可以用感性或理性來簡單劃分的(更不是看了三本歷史專書就可以轉換立場)。獨立和統一的方式各有百百種,支持任何一種方案,都是理性的,只要我們可以對選項進行思考判斷。

對大多數台灣人來說,主張不統一,其實是主張不要跟現在的中國政府統一,最重要的是,要維護民主自由的生活。在 中共長期的打壓之下,台灣人在幾乎所有國際場合都用不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中華民國還是台灣。就連不少在台灣舉行的國際運動賽事都會被自己的政府禁止帶國 旗),而且中國現在仍然是一個威權國家,台灣人則是經過了全世界最長的戒嚴統治之後,好不容易才爭取到今天的民主政治。

主張被對岸統一是「理性」、「合乎利益」的,因為未來「偉大的黨」可能會給你榮華富貴(當然,也可能拆你家連通知都不用)。但是,拒絕被統一就一定是不理性嗎?

舉個例子。324行政院流血鎮壓發生時,我人在美國,我關上電腦從學校餐廳哭著走回家。隔天開車時聽著《晚安台灣》,竟然流淚不能自己,只能把車停在路邊等待情緒平復。因為,我想到了當時還在媽媽肚裡的女兒:如果她長大後,無法生活在一個民主自由、保障人權的國家怎麼辦?

反對中共統治、維護民主自由,是理性還是感性呢?

 

創作者介紹

方方的小角落 Fang-Yu's Corner

方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