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THU
(好久沒分享日記了 不過這篇好像跟日常生活關係較小 都是政治文...)

明天要去西雅圖了,
結果從昨天開始眼睛出狀況,左眼腫起來,
今天一整個又腫更大,真的很慘。
不知道是針眼,還是過敏?


中午的時候,把前幾天寫在FB上面,
談「為什麼我們加入亞投行不能請國台辦代轉申請書」的動態,
改寫投到關鍵評論網 --> 連結在此
每次上803政治思想課程的時候我都拿來做自己的事(因為一到三年級一起上課,人太多了,參與感很低)。

簡單來說,從國際政治的角度來看,這是法理統一的一個重大依據。
這則訊息在fb上面獲得了一千五百多個讚,
大概是從以前到現在最多的一次了吧!所以也是值得記錄一下。

這不過就是國際關係ABC而已,我不相信政府是無心的。
台灣要參加國際組織沒錯,
但是如果所有事情都必須經由「國台辦」,這真的是我們所要的嗎?

ps.我們政府在3/30最後期限忽然宣佈要遞交加入亞投行的意向書,
然後引發總統府前的快閃抗議,接著才是全台密集討論亞投行。
在此之前,政府似乎都不坑聲,然後又選了一個最爛的方式去加入。

又在網路上筆戰了一番。

(念國際法的強者我同學有來留言說,他覺得並沒有這麼強的國際法效果。
不過我覺得若從國際政治的宣示效果、象徵效果來看,這件事超嚴重的啊....)


還有一個論戰是,當天抗議有人去那邊烤香腸,
然後引來許多人批評說沒禮貌之類的。(已經有不少人在社論寫了專業文章討論)
我也寫了一篇「為什麼抗議不能烤香腸」的動態。
難道抗議一定要當乖寶寶?要當乖寶寶,又何必上街抗議?
(看到網路上有人貼加拿大抗議,人們拿甜甜圈去挑釁警察,超好笑der)
https://www.facebook.com/ernie80168/posts/10152736320594109

另一個戰點是,
行政院發言人和國民黨大黨鞭賴士葆,紛紛出來幫亞投行決策護航,
他們都說這跟服貿不一樣,
因為服貿是「大家什麼都不知道然後硬要人們吞下去」

終於承認服貿是黑箱了吧!
我說:政府支持者的態度真的要調整了,國民黨重要人士都出來打臉。

但我想很多人還是繼續無視吧!

政府支持者真的很辛苦,總要不斷幫這個一直做錯事的政府說話。
https://www.facebook.com/ernie80168/posts/10152736234814109

———————

晚上七點在International Center參加一場台灣電影講座,
是桑老師辦的台灣影展系列之一(一共五部電影+一場演講,超讚的),今天的講座是由中研院的彭小妍教授主講。
主題是台灣電影的發展,尤其是藝術電影和大眾電影的比較。

老師放了幾個電影片段來比較。這可能是我第一次看蔡明亮的電影片段吧!真的是相當藝術....

最有意思的是Q&A時間。
有位長住美國的台灣老師問說,
從海角七號到KANO一再顯現台灣人「哈日」的風氣,不知道彭老師怎麼看。
彭老師說她分析電影的時候盡量從藝術角度去看,政治情感則是另一個主題。

當下我很想起來發表三小時專題演講XD
其實像新黨青年那些無腦言論是有市場的。
不看電影就可以在那邊批評半天,
不願相信日治時期有任何一絲美好的事情存在,若有的話就是媚日。

關於這個,前幾天也才剛戰過。
該無腦新黨青年又是抹黑KANO,又同時嗆聲原住民朋友。
每次看到這種無腦言論就覺得很圈圈叉叉。
這位新黨青年被問說看電影了沒,結果一直跳針說「請你看我文章」,就是不願意承認沒看電影XDD

戰一下他也只是剛好https://www.facebook.com/ernie80168/posts/10152728705894109


有位看來年輕的中國交換學者,她起來分享許多她週一看了KANO的感想。
她覺得很震驚怎麼可以放這麼多日本的旗子、表達日本治理的美好事情!
這在中國都是違法的!是違法的!是違法的!

她回去做了很多功課,研究台灣過去的歷史。
她覺得兩岸之間的紛爭,其實是長期以來對歷史的教育、認知不同,
如果多瞭解彼此看待歷史的方式,就能增進更多交流。

會後有個點心時間,有小點心和茶飲。
我跟她又聊了很多。

中國人對二二八都很有興趣。
他們很想知道為什麼台灣人會喜歡日本人(其實很多韓國人也有同樣的疑問)。
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國民黨剛接收台灣時的表現實在太爛,貪官汙吏太多且通膨嚴重(新黨青年會跟大家說都是日本人的錯),再加上一下子禁止使用日文,讓大多數民眾瞬間變成文盲,然後因為語言不通(中文vs台語+日文),所以1945年後來台的移民和原本的住民衝突不斷(227查緝私菸事件其中一個導火線就是語言不通)
加上後來的大屠殺(227私菸事件只是引子,重點是228當天民眾集會時,政府兵開槍射殺民眾,以及蔣介石之後派大軍來台鎮壓,全台各地被殺掉的菁英份子和一般民眾不計其數),
然後是長達38年世界上最長的戒嚴統治

如果沒有這一段強烈的對比,台灣人恐怕是不會這麼懷念日本殖民時光的
其實,現在許多文史藝術工作者在做的事情,不過就是還原當時的歷史現場(例如KANO片中使用日文),這跟哈日並沒有太影關係。而這些歷史故事在之前很長一段時間,統治者是刻意地隱藏不讓大家知道。


那位交換學者跟我說:其實她在中國的時候就已經開始不相信統治者的說詞,怎麼可能會有完美的政府呢?
只是因為高壓統治下也沒辦法坑聲,她看到許多人(包括身邊的朋友)只是在微博上面發表文章評論時事,就被抓去關了。

她來到美國之後跟許多中國人試著做朋友,但卻發現不少人還是堅定相信黨的那一套,每次都因為這樣而和一些中國人社群格格不入。
而且最令她不解的是,
一大堆人都在用盡辦法移民到美國、拿綠卡,但又繼續堅定相信著黨,
「如果中國真的這麼好,為什麼大家都想辦法要逃跑?」

當然也有像她這樣子的人,接觸愈多的訊息,愈去思考自己的國家是什麼樣子。
如果愈多人可以一起討論、一起監督,才能讓國家變得更好。
不過,在中國這類的聲音是完完全全被壓抑的。
「我有在follow一些人的微博,但是許多人常常莫名其妙就會被抓走了」

沒有言論自由就是這樣。

我覺得就如同那句網路名言:「在籠中長大的鳥,覺得飛翔是一種病。

現在台灣還是有不少人去愐懷蔣經國,更有許多人念茲在茲就是要回歸祖國(包括最近爆出來的,許多軍中的高階將領),
又或者是去大力吹捧中國模式、認為民主法治不重要(紅頂商人也就算了,但是吹捧中國模式的還包括中研院院士,高知識份子,頂尖大學高材生,新黨青年軍)

常常會覺得:予豈好辯哉?
身為民主國家的國民,為民主政治辯護是義不容辭的責任啊!

————

今天值得紀念的事情還有一個。
晚上退出了一個fb社團:台灣移民政治法律社團。
我大概加入了一週左右。
上面的藍蛆太多了,而且不只是9.2的等級,恐怕是4.6或2.3!

有一千八百多人在上面,
不過發言的大概就十幾個,每次就是一直引用中國時報,
然後拚命地罵民進黨、罵那些罵政府的人、以及罵柯文哲。
(奇怪,現在是民進黨執政喔?)

我出來提出一點反對意見,就會被各種酸酸以及罵髒話。

我還跟版主討論了一下。這位版主也是很誇張。

版主說:因為大家覺得你很奇怪。
哈哈!真是受教了。

昨天有人po文罵雞排妹,
我就說是不是因為她罵國民黨所以有人這麼討厭,
然後就有人tag我名字然後一直用各種挑釁+性暗示語言
(這個應該可以被告性搔擾了)

下面有人戰了起來,
然後這些高水準台灣人就開始各種髒話,
超級誇張…各種生殖器相關用語都出現

版主是個律師,還是個女生,
她竟然說:是因為有人先罵的,所以其他人罵回去是應該的,
還一直要求那個被罵的人道歉。

這種明顯雙重標準的鐵血藍蛆版主實在也太誇張了。
我很不客氣地說她一點性別意識都沒有,怎麼會讓髒話存在版面上這麼久。
她覺得沒什麼。

我在版上po國際法那篇,她也來回應,
她的回應是說「國際法完全不重要,隨便怎麼樣都沒關係」。
看了真是昏倒。

總之就是這樣一個神奇的版。

耀元學長來跟我說不要在意,他也是在這個版裡面「看熱鬧」而已。
哈,的確是一個欣賞奇特9.2人種的好地方。
不過,我的個性就是愛管閒事,沒辦法只看熱鬧啊!(說也奇怪,我都按了不接收通知,但還是會一直跑出來新動態)
所以最好的方法還是退出比較好。(我大概加入一週左右吧!)
他們那些人好像都不用上班,整天罵民進黨和柯P就飽了。

我是不會在意啦!就在意個五分鐘吧!這也是一種學習XD

我們都一同感嘆:一個人從小到大的教育真是可怕的東西,可以把人的思想型塑成這個樣子。
然後也覺得,就是因為還有太多人不講究邏輯,看顏色說話,
所以大家仍需繼續去試著說服那些「還可以被說服的人」。

這幾天也有人來我的版上回應說:
「不講話又怕被帶風向,所以總覺得該出來說點什麼。」

有位在Austin讀書的同學,從去年選舉寫了文章罵國民黨之後,
被鐵桿藍血的家人罵到現在,
最終在家人的逼迫下,只能寫信去給編輯把名字換成筆名。
她也說:
有台大同學看了侯漢廷文章後覺得二二八都是台灣人的錯、統治者沒有做錯什麼。

她聽到之後嚇了一跳,趕快再找資料去給同學看。

連高知識份子都如此容易被帶風向,這實在是滿可怕的。

沒有邏輯真的是很可怕的一件事。
無限期支持台灣從國小開始將邏輯納入必修課。

創作者介紹

方方的小角落 Fang-Yu's Corner

方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