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要如何贏得年輕人的心?比較吸引我們的是「分配正義」,絕對不是「拼經濟」

陳方隅 

發表於關鍵評論網 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110024

即將成為國民黨新主席的朱立倫日前表示「國民黨最大危機就是缺乏很多新生代的認同」。的確是如此,這些年下來,很顯然地,國民黨在接近年輕人、取得年輕人的支持方面,已經被證實是全面失敗。要救國民黨,第一步要先認清楚問題出在哪裡,第二步是真正去做。

國民黨的資源很多,又掌握行政權力與立法院多數,要在選舉中扳回一城是很容易的,只要其真正開始重視並實踐「分配正義」的議題。但說實在的,我並不看好國民黨有辦法在短時間內覺悟,並且真正開始贏得年輕人的心。

國民黨高層對於現況下問題的認知

九合一選舉後已經超過一個月了,先來看一下目前為止國民黨(或說泛藍)政治人物、名嘴,甚至有些年輕支持者,如何檢討敗選的理由。剛選完之後,陳文茜說敗選是因為大家崇尚暴力和太陽花;胡志強說是因為年輕人心態可議(貪得無厭?),「給iPhone 5不夠還要iPhone 6」;邱淑媞說是因為民進黨動員網軍到處按讚轉貼文章、年輕人害她敗選。

(相關評論:別老是把敗選原因都推給年輕人,只是更突顯政客內在的道德病態

另外還有名嘴說是國民黨「不會運用黨產幫候選人助選」;各縣市黨部主委開會檢討,認為敗選主因「除中央執政大環境不佳,媒體不友善、網軍造謠抹黑等推波助瀾下,是導致國民黨大敗的關鍵因素。」

行政體系對於敗選的檢討和因應就更有趣了。首先是內閣81位政務官總辭「為政策負責」。我還為此跟朋友(泛藍支持者)吵了一番,主題是到底地方選舉敗選,叫中央政府的內閣官員總辭合不合理。結果後來發現被總統打臉了,「內閣總辭」就換了大概3個人,然後玩一下大風吹的遊戲,所有的人都跟原本一樣,還宣示重大政策要持續推行。

這哪門子的負責啊?枉費網路上大家舌戰了兩三天。(對了,去年3月24日佔領行政院的行動中,江宜樺下令血腥清場,原因是行政院不可以一日不運轉。結果這次總辭,全台灣安然渡過了至少72小時一個政務官都沒有的行政院,真是一次好棒棒的大演習。)

總辭「大風吹遊戲」沒坐到位子的幾個人,江宜樺說下台是因為人民不了解施政內容,然後龍應台跟他一起「超譯韋伯」,說這個社會:「無法體會或珍惜施政者」。大風吹完的行政體系的官員們,除了宣示之前的重大政策要堅定續推之外,做了什麼事情因應選後新局呢?讓我來引述一段報導: 

總統府於行憲紀念日(2014/12/25)舉行中樞慶祝行憲、總統府月會,月會專題報告為羅瑩雪報告「民主法治與言論自由」。羅瑩雪在報告中痛陳當前媒體名嘴氾濫、網路言論失控,「成為破壞法治的犯罪天堂」。羅瑩雪會後受訪表示,法務部將研擬修訂《通訊保障及監察法》,以網路犯罪認定來規範相關行為。羅瑩雪的報告贏得與會官員高度共鳴,更有總統府資政和國策顧問當場發言附和,指名嘴和網友已對國家造成傷害。(粗體為筆者所加)

嗯,真棒的檢討與對策啊!好棒的法治觀念啊,不是嗎?

(推薦閱讀:無論是對的還是錯的,都不可以禁止

最新的行動觀察可以從馬總統的元旦文告來看。馬總統說:「年輕人懷有比較高的理想性跟正義感,對於不公不義的事特別反感,如果政府說明不清或是做法不當,很容易引起誤解批評,我們要學會易地而處,用青年眼光看世界,從弱勢角度想未來。」說出這段話真是該給總統拍拍手,兩屆任期的最後一年了,終於開始「把青年當人看」

不過,令人昏倒的事情是通篇演說的主軸,竟然又是「拼經濟」(中央社:馬總統…發表約27分鐘的元旦祝詞,以「全民團結拚經濟」為題,通篇以拚經濟為軸,並提出藥方)。「拼經濟」這個詞在許多人的心中恐怕都已經是「語言癌」的等級了,每個官員的口頭禪就只有「拼經濟」,人們想知道,到底是要拼到哪裡去啊?

再仔細一看演講內容,總統開出來的三大經濟藥方是:1. 自由經濟示範區為基礎,三波財經政策,包括擴大公共投資;2. 推動「金融挺創意」計畫;3. 推動大規模的土地活化和都市更新。我覺得總統本人和他的幕僚們真的是太幽默了。

之前先跟大家說要內閣總辭,因為政策不受民眾的肯定。結果內閣大風吹之後,宣示說所有重大政策持續堅定推動,現在元旦文告又怕大家不懂他的固執和封閉,再說一次自經區(法律空白授權、企業走後門還不夠多嗎)、都更(財團炒房、毀村滅家還不夠多嗎)、公共投資(蚊子館以及舉債還不夠多嗎)。

總統和其執政團隊完完全全不知道有多少人對於這些重大政策的疑慮,說好的「用青年眼光看世界」呢?所以說,當然不可能「所有不滿都到馬總統為止」,因為所有不滿都是馬總統和其行政團隊所造成、而且還持續製造中的呀! 

新主席朱立倫要面對的問題

目前國民黨內看問題看得最清楚的大概就屬朱立倫了。從他參選黨主席的聲明,以及一連串後續發言來看,國民黨高層當中似乎就只有他開始認知到現在最重要的問題是「分配」、「社會正義」。可惜的是他開出來的藥方似乎還沒有到位,對於國民黨的黨產問題態度更是不明。黨產問題值得再寫個好幾篇文章出來,此處就先不提問題內容。簡單來說朱立倫和國民黨都選擇繼續當鴕鳥。 

除了黨產之外,朱立倫面臨的挑戰主要有幾點。首先,在個人方面,他個人過去的所做所為,以及他和他岳父高育仁的商業帝國之間的關係,在社群網路時代,接下來肯定會面臨鄉民們的嚴格檢驗。例如這次選舉當中就已經有鄉民整理他過去大力推動「航空城」、與砂石業者的關係、到處宣佈動工和舉辦開工典禮,但實際上連招標都還沒進行的重大工程等等。

這些事情鄉民們都不會放過,朱立倫會被稱做「馬英九2.0」,其來有自(靠著媒體的保護而維持良好形象,事實上爭議是不少)。可惜,大多數國民黨的支持者仍然繼續說這個就是網軍抹黑。 

鄉民補充:三環三線當鍋鏟 幽靈工程真炒房

更大的挑戰在於整個國民黨的組織結構和思惟模式方面。朱立倫說:「國民黨應該要抱持開放的態度,讓所有人參與,只有優秀的人走進黨,黨才有希望。期盼黨成為以基層為主的金字塔型政黨。」問題在於:國民黨要拿什麼來吸引優秀的人才?

從過去這段時間到現在,國民黨及許多支持者仍然持續把鄉民和所有網路世界的人都歸類成同一種人、全都是不理性的跟風理盲、全都是民進黨網軍、對領導者不厚道沒禮貌,然後想辦法要來限制網路言論。這群人似乎完全沒有意識到,花錢請來的「網軍」和一般的「網民」是完全不同的。網路上一定是雙方的支持者都有,如果你要亂講話絕對是得不到鄉民們的認可。那些傳得廣傳得快的訊息有一定程度的可信度,或代表了一定程度的鄉民心聲。

讓我們來想想,為什麼國民黨的候選人寫出來的訊息總是被噓、沒有人要理會?為什麼挺國民黨只能變成靜靜地挺,無法大聲說出來?這絕對不是因為什麼不上街抗議、搶不到麥克風。國民黨砸大錢做廣告、文宣,主辦的遊行和上街活動也從來沒有少過,但為什麼總是吸引不到青壯年人口的支持?

原因很簡單,很顯然的,有很多事情根本沒有辦法挺下去啊!隨便提一些關鍵字:政府護航遠通不繳ETC罰款;交通部長葉匡時請假輔選到處跑透透,卻說沒空接見國道收費員;政府編4千萬元訴訟費跟華隆工人討錢;全台閒置科學園區超多但是還是一直徵收農田還鬧出人命、法務部回應同性婚姻的修法竟然幾乎全部採用「護家盟」的意見;然後國民黨的文宣單位說高房價、低薪、長工時、黑心油、餿水油都是陳水扁和蔡英文的錯。

現在是民主時代,更是一個網路與社群媒體興盛的時代。國民黨叫大家「靜靜地支持」就好,什麼都不要想,只要支持國民黨的候選人就對了。這是標準的威權心態。這樣的心態並不是像朱立倫說的,只要開放黨部、開放網路反應「基層民意」就可以改變的。另外還有許多人開出來的藥方都是要「加強溝通和宣傳」,尤其是網路部份。問題就在於,錯誤的政策再怎麼宣傳都還是錯誤的。

整個國民黨現在彌漫一種「期待救世主」的思惟模式,等待朱立倫如超人一樣帶領國民黨走出深淵。問題是,鄉民們要的,是互動,是溝通,是人們一起參與各種政策的討論和修正,不是單方面由上而下的權威式傳播。像服貿那樣的「事後」才急就章開公聽會,而且公聽會中的所有意見都只參考而不能影響決策,這就是許多人們最反感的。

(延伸閱讀:民主政治中的反民主因子─淺談「權威性人格」

如果加入國民黨之後只是要為一個救世主服務,只能「單面向」傳播黨的理念,會有人願意加入嗎?更嚴重的是,如果每到重要選舉,出線的候選人總是家產最多的、政治勢力最龐大的、總是要靠爸的,那麼年輕人加入的希望在哪裡?也就是說,除了保守的行政團隊、保守的黨內菁英之外,朱立倫要面對的就是支持者的權威心態,以及整套的甄補人才的機制出了問題。而這些問題並不是像他說的,開放地方黨部請人來喝茶、用網路「傳達」基層的聲音就能解決的。 

「一個成熟的公民社會,需要的不是一個超級英雄,而是一群勇敢、有行動力的偉大人民。」-公民媒體沃草!Watch out

青年軍在哪裡?

國民黨的權威守舊、排外心態,從國民黨青年軍及文宣部的作為來看也是非常明顯。2008年馬英九總統勝選後,有一批年輕人被找到國民黨擔任幾個重要位置,其中有我所認識的優秀學長,當時「青年團」才剛開始運作不久,我還記得當年還是首投族的我,覺得一切都充滿希望。然而,國民黨對待年輕人的態度,一直都是由上而下的、權威式的;從我一個外人的角度來看,青年軍們本身也不夠開放與多元,只形成一個堅定支持黨中央的小圈圈。

看一下青年團的粉絲頁好了,除了看到重大節日發起的國旗照片活動,以及11月份的一些轉貼候選人的行程或介紹、轉貼國民黨那些被人罵到翻掉的電視文宣YouTube影片,完全看不出來青年團要怎麼樣用理念與政策吸引人們的注意。青年團的網頁活動訊息更是已經4個月沒更新(上一篇活動公告是9月份甄選團長,團長都選完並交接這麼久了,竟然連個公告和把網頁上的簡介換新都沒有),上一篇貼出來的新聞竟然是去年7月份的事了。

除了有點落漆的青年團之外,看國民黨的文宣都會覺得台灣歌舞昇平、經濟繁榮成長、ECFA讓大家賺大錢;然後,所有事情都是民進黨的錯,蔡英文踹共。如果掌握這些宣傳部門的人,以及青年團們都只能產出這樣等級的論述內容,每篇都被鄉民們戰到爆、噓到爆,那到底要怎麼樣吸引更多人加入啊?

這次選後我看到有國民黨內的年輕人說:是因為不理性的網民太多,只會把所有錯都怪罪給國民黨和馬英九,「你看網路鄉民好不理性、都只會檢討國民黨」、「怎麼不檢討民進黨和蔡英文?」我感到相當訝異,因為連國民黨裡面相對最進步的人們都是這樣想的,更顯示出整個黨的心態,不只是高層守舊,連黨內青年們也是非常保守的。而最大的問題就出在於,青年軍所吸引與甄補的人,都是同質性相當高,而且不太願意吸收不同見解的人們(來看一下為連勝文打選戰的青年軍的人爆料內部文化續集)。

有人說,要改變一個組織,最好的方式是勇敢跳進去裡面,尤其是要接近政治權力核心,去推動各種改革。而政治的過程一定充滿妥協,為了接近政治權力核心,勢必要有許多不同的手段和姿態,這我可以理解。我是局外人,當然看不到那些精彩的過程,但是如果那些義無反顧跳進去的人們,都無法在公開場合為進步一點的思想辯解,然後只能跟同質性超高的人繼續妥協下去,外顯行為上又只會把所有過錯都怪罪給民進黨、阿扁、小英,那麼當然就只能跟著沉淪、一起腐爛。

國民黨要如何取得新世代的支持?

一位鄉民精準地回應胡志強等人:「年輕人從沒要求你給隻唉鳳六,我們要的,就只有一個公平的社會跟環境而已。」、「人們不是氣你沒給他唉鳳六,而是你硬塞一支山寨機給大家,然後堅持說這就是唉鳳六了。」這道理朱立倫可能已經懂了,只是還沒開出好的藥方。黨產問題就是對公平的社會和公平的政黨競爭最大的阻礙之一,就看新主席什麼時候願意面對(可能很難,因為這麼大筆的錢,幫助國民黨在基層選舉當中無往不利,真的就如同「魔戒」一樣)。

(推薦閱讀:王奕婷,超有錢的政黨哪裡不好

還有,現在的高房價、不合理的稅制、高漲的物價、超高的工時等等,其實問題出在哪裡都已經很清楚了,許多學者和公民團體也都已經明白講出了有效的處方。例如:中央研究院發布「賦稅改革政策建議書」;數年前出版的《崩世代》這本書就已描繪出我們這個世代所面對的各種困境;各個進步的公民團體早就在各個政策領域都提出很好的診斷以及處方。

可惜的是,依筆者自身參與一小部份的經驗,政府單位總是很容易用一句話把公民團體給打發:「哎呀他們都是綠軍派來的打手啦!」公民團體做球給你也不想要,只能說是嫌選票太多了。

就算不說公民團體,國民黨本身有一個組織完整且一樣資源很多的智庫。朱立倫的政見也有提到要加強智庫的研究功能,「讓智庫成為大腦」。可是,問題根本不是智庫不夠完整,更不是智庫有沒有好的產出。問題是出在於智庫做出來的東西有沒有被高層聽到並且實踐。

要推動「有感」改革是很容易的,因為現在有太多需要改革的地方。不過朱立倫政見會上受到矚目的政見,就是要立法強制企業為員工加薪,這種可笑的政見我看就先免了吧!先不說法律層面的問題,就理念來說,一個主打「自由經濟」的政府,是可以強制企業為員工加薪?

總結來說,國民黨要獲得新世代的支持,首先要處理的就是黨產問題,至少要誠實面對,而不是繼續辯解說「沒有黨產問題」。第二是要改變整個組織的排外與保守思惟,而這就必須要提出進步的理念,用理念吸引更多元思想的新世代加入政黨(而不是繼續所有事情都叫阿扁和蔡英文負責)。第三,或許相對容易做到、也最能夠讓人們有感的事情,就是真正去推動那些人們已積怨已久的政策面向改革,例如高房價、不合理的稅制(尤其資本利得稅)、貧富不均、高工時……眾多層面可以改革,但關鍵就是:比說更重要。

對,這些面向的改革可能會有阻力,會讓富人大跳腳,建商會反彈,工商團體會反彈,但問題是,國民黨想要的是這些有錢人的獻金,還是想要大眾的支持與選票呢?

講了這麼長篇大論,如果有人還是覺得我說這些話是無稽之談、國民黨很委屈都是被媒體抹黑、馬總統沒做錯事情只是被媒體所誤解,或者是覺得這篇文章就是綠營網軍寫的,那麼請慢走不送。若有這樣的想法,直接放棄治療比較快,大選再多輸幾次看看會不會醒過來。(不過我也知道,有這樣的想法的人,可能很少會看到文章的最後)

國民黨及其支持者現在最該先改掉的觀念,就是用藍綠統獨來區分彼此,而最需要的,就是以「理念」來吸引人們,尤其是朱立倫所說的「新世代」。而現在最能吸引人們的理念就是「分配正義」,絕對不是「拼經濟」。

創作者介紹

方方的小角落 Fang-Yu's Corner

方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