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獨」是天然成份?已經回不去的「台灣認同」才是!

發表於關鍵評論網 2004/7/23 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57957/

先說這篇文章的結論。我不覺得「台獨」是天然成份,因為「統」和「獨」都是一種政治選擇(或說價值選擇),既然是選擇一定是後天的。

不過,我認為,「台灣認同」是天然成份無誤,尤其對年輕世代而言。生於斯,長於斯,
我們會知道玉山、阿里山、淡水河、濁水溪,但根本不知道天山、崑崙山、長江、黃河在哪裡。
現在還有多少人認為中國大陸是祖國、我們應該要回歸祖國懷抱的呢?當然還是有,但是非常少了。

從2008年以來兩岸交流程度提升非常多,像是開放陸客來台、陸生就學等等政策,使得兩岸關係大幅改善。但是,同一時間,「台灣人認同」也來到歷史新高點。
根據政大選舉研究中心的長期追縱,今(2014)年6月「台灣人認同」首度超過六成(該問卷題目是問:請問你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台灣人,或者都是)。
2008年到現在,認為自己是台灣人的比例從48.4%上升到60.4%;
認為自己「既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比例,從43.1%下降到32.7%。

這也難怪有人大力稱讚馬總統,對於啟發「台灣意識」功不可沒(有趣的是,2000年到2008年期間,「台灣人認同」的上升主要是建立在「中國人認同」的下降;2008年以來則主要建立在「都是」的下降)。

若我們用「台灣選舉與民主化調查」(TEDS 2013,執行時間為2013年6月)的面訪資料來看,「菜市場政治學」的文章做了一點簡單的分析

30歲以下的台灣人認同高達72%,只有27%認為都是,中國人認同僅為1%。60歲以上中國人認同最高,有7%,但台灣人認同也有64%(顯著高於平均),28%認為都是(顯著低於平均)。40-60歲的台灣人認同顯著低於整體平均,但也都超過半數(約53%),認為「都是」的比例從30-60歲大概都在四成左右。也就是說,年輕世代對於臺灣人認同的比例是顯著高於其他的世代。

在這種情形之下,國民黨推出的文宣(例如文傳會李佳霏)以及政治人物對蔡英文或民進黨的攻擊(例如郝龍斌說蔡英文綁架全民),都是很傻的。說穿了,現在泛藍政黨所採用的方式都還是「傳統的藍綠對抗」,所有的策略都是針對個人的攻擊(例如國民黨拼命批判蔡英文騙人,另外還有某黃色黨的小丑們拼命攻擊黃國昌等人),但是他們好像都沒有想過一個簡單的邏輯問題:如果說「蔡英文=台灣認同=堅持獨立自主(或說台獨)=騙人」,那麼「國民黨=不認同台灣=不認同獨立自主(或說應該要統一)」這樣的推論應該很合理吧!看在一般人的眼裡,獨立自主和台灣認同,有什麼錯呢?難道有人不希望台灣是獨立自主的嗎(不管是用中華民國還是什麼其他的名字)?

我認為,其實現在已經有愈來愈多人的認同和統獨選擇是超越藍綠的,原因就是因為:台灣認同早已成為天然成份。

台灣人認同為什麼回不去了?

為什麼兩岸頻繁交流、中國大陸釋出龐大的讓利優惠之下,台灣人認同反而大幅上升呢?我認為大致上有兩大原因。首先,中國大陸對台灣的種種優惠政策,
其實都沒有讓基層百姓受益,而是那些政治權貴所把持的中間商以及大企業賺走了錢(關於「中間商」,中國大陸方面也開始覺得很不爽了,習近平還曾直言質疑國民黨的「買辦政治」);而一般人只能忍受各種政策所帶來的不好後果,像是房價上漲、旅遊品質下降、農產品銷不出去、被少數大通路壟斷市場、敵不過對岸由中共政府大規模補助的產業(例如:虱目魚和石斑魚養殖。參考閱讀:天下雜誌關於ECFA的報導)。

另一方面,正是因為我們和中國人的接觸愈來愈多,
台灣人更能感受到台灣和中國的不同。筆者最近接待一位來自美國的學者,並在他講學之餘帶他到一些著名旅遊景點去玩,發現到處都是滿滿的遊客!
尤其是野柳那個「遊覽車海」,實在很恐怖。在野柳的一個排隊照相點,聽到有人大聲斥責別人要排隊。在旁看一下發現是台灣人叫中國遊客要排隊。同行的老師聊到,最近有人說「等中國人上廁所會關門再來談統一」,雖然是非常簡化的說法,但也很簡單地指出兩岸社會的巨大差異。

就是因為接觸愈多,大家愈能發現,

雖然許多人說著同樣的中文,長相可能也都差不多,
但是文化、風俗習慣都大不相同。更重要的一點是:兩岸的政治制度不同,所享有的自由以及民主程度實在差太多。尤其,從318社運以來,大家更能感受到來自中國的壓力(不只中共方面的媒體一直強調對台灣讓利、一定要簽,國民黨的高官政要也拼命跑到中國去示好,以及在中國大力批判社會運動,例如邱毅)。

我認為,因為「反中共而參與太陽花運動」的人原本只佔一小部份,但是「因為太陽花運動而愈來愈反中共」的效果,卻是巨大無比。人們看到執政黨是多麼地渴望和中共簽訂協議,連各種程序都不想管、30秒亂來也沒關係;人們也看到我們的政府單位是如何不管後果地宣傳Z>B,其他評估都不重要。

更火上加油的是,中共在今年六月份時,面對香港一連串社會運動之後所發表的「一國兩制白皮書」強硬指出所謂一國兩制是「中央給予多少權力,香港才能有多少權力」。原本在1997年香港回歸時,中共承諾政治制度50年不變,結果才17年就全面破功。這種「朕不給的,你不能搶」的霸道態度,台灣人怎麼可能相信中共、並進而認同應該要回歸中國啊?(註:原本中共提出的「一國兩制」是要給台灣使用的,後來先適用在香港和澳門。經過這些年後,如果還有人傻傻相信台灣回歸後我們還能保有自己的政治制度,就實在是太傻太天真了!)

從歷史和國際政治的角度來看,其實這一切都是中國政府所造成的呀!中共一直教導台灣人不可以當中國人(從國際法上來看,中華民國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仍然在爭奪「中國」的「代表權」)。當台灣人一直很想當「中國人」、很想「回到大陸」的時候,中共把中華民國從聯合國當中趕出去,
而且從此以後不准世界各國承認我們是中國政府,在世界上絕大多數地方我們的政府只能叫做「台北」。

長時間的隔離、中共長期在國際上的打壓、甚至還發射飛彈恫嚇之下,
台灣人自然而然對「中國」、「祖國」再也不心懷憧憬了。現在中國政府對台灣的種種讓利政策的背後,還是有幾千枚飛彈對著我們,在國際上大大小小各種場合都硬要把我們的國旗國號全都改掉,這不是霸凌,什麼才是?

所以,台灣人認同升高的趨勢是「回不去了」。 

「天然成份」的下一步:應聚焦制度的討論

對於贊成統一的人們來說(包括對岸的人們),看到「台灣認同」逐漸變成天然成份,心中應該很焦慮,甚至是對於許多助長「台灣意識」的人很生氣,只好拼命罵他們都是搞台獨、搞陰謀。不過其實最應該來討論的事情是在「制度」,而非對個人和政黨做攻擊。就像前面提到的,針對個人攻擊只是在在顯示自己主張的模糊之處與不合理之處罷了(如果:蔡英文/民進黨 =台灣認同=台獨,則:國民黨=中國認同=統一)。

再舉個例子,人們會衝入立法院和行政院,就是因為對於現行代議制度有所不滿,兩大黨也都未能回應人們的需求。這種狀況下拼命罵民進黨是沒用的,因為顯然問題不是出在這裡(民進黨根本也跟不上太陽花的腳步,天王們到場還被噓走),而是像選舉制度不公、朝野協商機制不透明、許多法律的空白授權太多(像兩岸關係條例就是一個明顯例子)。在良好的設計之下,許多諮詢民意、增加透明度的制度,其實是可以幫助政府制訂出更好的貿易談判策略、將民意轉化為籌碼,同時也避免政府被少數的利益團體或大財團綁架。政府現在最該改變的態度就是「所有反對聲音都是反對黨的陰謀、都是來亂的」。

另外,我們應該也要來討論,有怎麼樣的制度設計可以讓「貿易」、「對外開放」的好處不要集中在少數人手裡?政府的社會福利措施能否制度化、而非到了選舉才像菜市場喊價般地灑錢?怎麼樣的設計可以讓旅遊業有更好的發展、而非讓利潤都被旅行社和大公司賺走?甚至,更大一點的範圍:怎麼樣的政治制度設計才可以讓人們信任?讓人們有「真正的選擇」?

中共是個非民主政體,所以恐怕他們永遠都無法理解為什麼民主制度這麼重要;對於掌握政商權力的大咖們來說,恐怕也不會願意放棄手上的巨大好處而讓全民監督。這也更加顯示公民持續參與政治事務的重要性:良好的制度並不會由天上掉下來,那些政治人物也不可能佛心來著自己推出良好的制度設計(用來監督自己),所以必須由人們參與、討論,以及形成一定的共識。

對於所有台灣人而言,不管我們的國族認同是什麼,也不管我們的政治選擇是統是獨,政治制度的討論都是最重要的。台灣認同已經成為新世代的「天然成份」應是可以確定的事情,而且,每個人當然都是「愛台灣」的。但若要讓大家都能有更好的生活,則應該繼續討論怎麼樣的制度才適合我們,怎麼樣的制度才能防止某些掌握權力的人們胡作非為。單純討論統和獨、以傳統的藍綠為想像的選戰已經過時了,人們在乎房價、物價、薪水、工時、環保,以及各種分配正義的議題(尤其對這一整個「三代同堂」的世代而言:貧窮化這一代,生不起下一代,養不起上一代)。 

任何想要重新取得年輕人信任的政黨和政治人物們,都應該好好思考什麼樣的制度才是對台灣最好的,而不是繼續用萬年老招「藍綠對抗」。誰有辦法解決分配不均的問題?誰能防止政府四大基金破產?誰能阻止財團圈地?誰能提出政治制度改革以及政策遠景?許多人現在最不在乎、也沒有必要在乎的就是台灣認同(甚至是統獨)到底是不是天然成份。

台獨是天然成份嗎?應該不是,因為統和獨都是一種政治選擇。但是「台灣認同」是天然成份無誤。如果真的愛台灣,國民黨以及其支持者應該以台灣認同為基礎,倡議必要的制度改革,而非持續陷在政黨認同的泥淖當中,或妄想著現狀之下中國大陸自然而然會跟我們維持良好關係;如果真的愛台灣,所有的國民都應該持續參與政治制度的討論,如此才能約束政治人物以及大財團,不會繼續把一般人民的基本人權都犧牲掉了。

創作者介紹

方方的小角落 Fang-Yu's Corner

方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