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鄉民:「國立是哪一國啊?」國家沒有正常化之前,用故宮事件來轉移焦點註定要失敗的!

發表於關鍵評論網 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50497/

 

為什麼故宮國寶出展事件,政府硬起來捍衛主權也被大家罵翻了?且讓我從比較政治的研究講起。

美國愛荷華大學的政治學者Frederick Solt(2011)曾在頂尖期刊The Journal of Politics上面發表過一篇研究(篇名:Diversionary Nationalism), 他指出:當國家所得分配不平等程度愈高的時候,國內的民族主義情緒也愈高——國民愈容易顯現出民族自豪感(national pride)、國家情感(emotional attachment to country)、民族文化自豪感(national-cultural pride),而其原因是政府傾向於使用各種政策或宣傳來把民族主義當成一種轉移焦點(diversion)的方式。

註:Solt的研究使用的資料是1981到2007年之間的世界價值觀調查(World Values Survey),以及他自己所整理的全球所得與分配資料庫(SWIID),含蓋153個國家,樣本數超過26萬個。

這份研究有很好的量化基礎,但可惜的是,他沒有告訴我們政府「如何」去挑動民族主義,也沒辦法證實各國政府的確是「為了轉移焦點」才去挑動民族主義。這是量化研究的限制:「相關性」不見得可以證實「因果關係」,有些事情也不一定可以被量化。

正好,國立故宮博物院(以下簡稱「故宮」,為精簡用字,非貶低主權喔!)出展的事情提供一個很好的轉移焦點案例。我們都知道現在貧富不均的程度正在 擴大,馬政府的民調支持度處在歷史低點(也是世界上的低點),最近又有許多爭議性很高的法案等待審查。因此,政府突然大動作向日方抗議其實也是個「合理」 的舉動。

我不是說向日方抗議是不對的,捍衛主權當然是政府的責任,我也很同意故宮馮明珠院長以及龍應台部長說的,我們必須「一致對外」。但是,從學術角度來看,轉移焦點的確可能是政府作為的一大動機。而且,這個事件當中值得討論的事情太多了。

1. 為什麼政府「忽然之間」提升了抗議的力度呢?

日本方面,印錯的門票在幾個月之前就已經在發售,海報在幾個月之前就已經流傳,假設不是故意拿來轉移焦點,那也早就應該有所動作了。媒體報導,「儘管發現文宣有誤,故宮仍希望先將國寶送抵日本,再持續與東博(東京博物館)交涉」,馮院長也說了是因為「不想要讓故宮成為背信者」所以才准許國寶先送到日本再說。

忽然之間、提升這麼高層級的抗議,還下了個「最後通碟」,實在不尋常。再說,政府抗議的對象似乎有錯,那些「沒有印國立字樣」的文宣品,幾乎都是和東博合作的「民間媒體」,而東博的官方網站以及本身使用的文宣,幾乎都有遵照規範加上國立兩個字。

2. 政府自己的標準不一

先撇除日本官方平常對我國在政治場合上的各種強硬態度(政府好像也沒有強硬起來),媒體披露一張故宮馮院長到北京故宮參加研究會並且發表專題演講的照片,會場大大地標示著「台北故宮」,沒有國立兩個字。這張圖是從《參與「兩岸故宮第四屆學術研討會─乾隆皇帝的藝術品味」心得報告》當中截取出來的。中國央視拍的紀錄片也是不斷地講「台北故宮」,奇怪怎麼馬政府就不震怒了?

柿子挑軟的吃,這恐怕是政府備受批評的原因吧!最奇怪的事情是,從2008年開始,人們就見識到政府是如何打壓人民做各種捍衛主權的動作,包括對岸的官員來台時,警察把拿著國旗的民眾狂打一頓,拿五星旗的反而不會有事(推薦觀賞紀錄片【紅色戒嚴】2014復刻完整版)。這次張志軍來台,同樣的事情又要重演(拉開序幕的是:機場飯店人員破門而入欲趕走房客,而警方剛好在外面蒐證,警政署並表示只是協助了解;另一邊在機場也已發生推擠衝突),而中華統一促進黨在桃園機場揮五星旗、唱中國國歌歡迎張志軍一點事情都沒有。為什麼政府對日本硬起來反而被罵?因為長期以來都標準不一嘛!就這麼簡單。

3. 讓我們來討論一下「一致對外」的問題

台灣在國際社會上處處被打壓,這早就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一致對外,這也是一定要的。不過,我很懷疑執政黨真的有想要一致對外嗎?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李佳霏在臉書上貼了一張圖,大意是說「國民黨在捍衛主權,民進黨在哪裡?」

馬總統還大力批評在野黨無骨氣令人不齒。 呃……請問一下現在是誰執政啊?找民進黨做什麼?故宮馮院長說我們要一致對外,結果執政黨先砲打在野黨,指責他們沒有捍衛主權。天啊!我有一種搞不清楚誰 在執政的錯亂感。再說,政府捍衛主權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不值得拿來說嘴吧?希望政府能再往多一點地方、不同的場合爭取主權。「一致對外」絕對是正確的,重 點是政府要先帶頭持續說到做到。

進一步想想,一致對外要怎麼個一致法呢?當我們努力正名的時候,日本鄉民(在最大的線上社群2CH上面)也紛紛質疑:「國立是哪一國啊?」 這就更引人深思了,因為,我們距離「國家正常化」還很遙遠:我國的官方立場在法理上還是在爭取「中國代表權」,兩岸政府之間的戰爭狀態從1949年以來從 來沒有正式結束過。對世界上大多數國家來說,代表「中國」的是北京的「中共政府」,只有在我國的邦交國眼中,由「中華民國政府」代表中國。在非邦交國,中 華民國的官方機構名稱只能叫做「台北」或是其他各式各樣的名稱,連「台灣」可能都無法使用(參考:台灣在非邦交國的使館名稱整理)。

問題是,台北從來都不是一個國家啊(除非我們支持天龍國獨 立)。在中美兩大強權的影響之下,或許我們可以繼續「擱置爭議」,但這種鴕鳥方式註定了讓台灣人民無法一致對外。是的,使用「中華台北」這樣的名稱,可能 是外交上的智慧,這也是無數外交人員在前線為我們爭取來的。可是,政府在許多該硬的地方無法硬起來,只能用這種打遊擊、小題大作,而且很可能是為了轉移焦 點才做的抗議舉動,並無法真正的凝聚共識。

在台灣,用民族主義轉移焦點(包括貧富不均、執政滿意度低)會成功嗎?這又是一個西方政治學理論無法適用到台灣的地方。我們要代表哪裡?我們的國家認同要往哪裡走?整個國家缺乏一個前進的大戰略之下,只會讓大家愈來愈困惑,又或者只能被動地選擇「把現狀凍結住」。

讓我們想想看,過去在國際運動賽場上,看到選手奪牌、國旗歌響起的時候,大家是多麼感動!不過,國旗歌第一句詞「山川壯麗」,大家心中想的是哪個山、哪個川?是黃河、長江、崑崙山,還是濁水溪、玉山、阿里山?再看看最近因為炳忠哥而爆紅的「中華民國頌」,歌詞前兩句就是青海的草原、喜馬拉雅山。我想,這首歌唱衰中華民國的程度並不是和他的歌聲難聽程度成正比,而是和其不合時宜的國家認同有關吧!

國家沒有正常化之前,這樣的轉移焦點方式,註定要失敗的。

 

延伸閱讀:〈新國家運動下的臺灣認同

 

創作者介紹

方方的小角落 Fang-Yu's Corner

方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