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318以來的「認知不協調」,有人反思面對,也有人認為「反正都是they的錯」

發表於關鍵評論網 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53246/

 

每天在臉書上面都有很多人轉貼新聞或評論,罵政治人物,也罵政府不守法。同一時間,也有很大的一群人,覺得各種抗爭都是不理性的,衝入立法院是可怕 的違法行為,甚至有可能破壞體制。有許多人罵學生(或參與其他各種社運的人),說他們應該好好念書、好好守「本份」,不應該參與任何的社會運動,不應該破 壞穩定與秩序。

其實,不管是從哪個角度切入,我們都正面臨一場規模巨大的「認知不協調」(又名認知失調)。 在心理學的定義裡,認知不協調是指「新的想法/信仰/行為,和心中既存的發生衝突」。這當然是一種非常不舒服的感覺,此時人們通常會試著去把不同認知之間 的衝突程度減到最低:最簡單的方式就是直接忽視發生的事情或新的想法,不願接受新觀念;或者,它也有可能成為一種動力,人們會去獲取更多訊息,經過反思與 消化之後去修正自己的信念以符合現實狀況、新的想法。

反對社會運動的人,或者說是反對罵政府官員的人們,認知不協調的部份是什麼呢?對許多人來說,這麼親切的官員(首長、立委、各級官員),怎麼可能做 壞事?他平常都很熱心參加地方的活動,他幫地方爭取到這麼多的經費!像劉政鴻縣長那樣子急切地想要「發展經濟」,怎麼可能偷拆人家房子呢?;遠雄集團在幫 台灣蓋巨蛋運動場、他們在哪裡哪裡造了新市鎮,為地方帶來繁榮,怎麼可能賄賂官員?;全球知名的宗教慈善團體慈濟,怎麼可能會跳過環評程序買保育濕地來蓋大樓呢?;你看看江宜樺這麼文質彬彬的學者,怎麼可能下令鎮壓?他說警察只是「拍拍肩」,學生拿棉被攻擊警察,真是太可怕了!警察平常這麼辛苦打擊犯罪,方仰寧怎麼可能會違憲違法呢?一定都是為了大家好!

另一方面,投身社會運動的人,所面臨的認知不協調也是很巨大的。「大人們」強調禮貌、尊師重道,但是,沒有人告訴我們,當那些受人尊敬的大人們、師 長們自己都做壞事的時候,我們該怎麼辦?當那些高票當選的政治人物、口口聲聲說要清廉治國的政黨,當選後卻不斷為非作歹的時候,我們該怎麼辦?(尤其是看 到網友整理的,從2009到現在國民黨大小官員涉案的已近300筆,瀏覽的時候還會以為是翻頁功能壞掉!)

當教我民主政治、啟發我自由主義思想的老師,當上國家最高行政首長後卻幫助總統毀憲亂政、還下令血腥鎮壓學生,我們該怎麼看他?(當然,看到這邊可能有許多人會跟我說,總統並沒有毀憲亂政。關於這點,先暫時不討論);當啟發了一代人們對於民主和公民權「野火」思想的知識份子代表人物,結果到頭來卻對於做壞事的政權一聲不坑(段宜康質詢龍應台)……於是,我們也需要很長一段時間來調整,接受「江教授和江院長是不一樣的」、「昔日的野火原來會穿越時空打自己的臉」這樣的巨大認知失調。

對部份人而言,318太陽花社運的起因就是在於,我們不知道當立法委員可以不管朝野協議,躲到廁所旁murmur不到30秒,就審查通過了一項牽涉 到全台14兆產值、三分之二就業人口的服貿協議,這時該怎麼辦?反對衝立院的人會說其實還有許多體制內的手段可以使用,但是很可能卻忽視了立委根本也不管 你用了什麼手段,也無視於這些公民團體早就已經試過各種抗爭方式(前大法官也說了衝進立院可能已經具有「最後手段性」)。

再舉一個例子。我以前若有機會跟來自中國大陸的學生討論民主政治,我總是很自豪的說:「民主政治就是不會像威權國家那樣亂拆別人的房子,或許我們的 各項決策不像威權國家那樣快速,但是在民眾參與和討論的過程,能讓決策更好、並且保障更多民眾的權益。」但自從2008年警察狂毆手持中華民國國旗迎接中 國官員的民眾開始,到2010怪手開進大埔農田,以及其他罄竹難書的事情,我個人對於台灣民主的自豪感就已經崩潰了。這就是一種嚴重的認知不協調。

對於像我這樣子有可能被歸類為「憤青」的人來說,我們會拼命想去證明自己是對的:民主政治不應該被這群無能的貪官、只代表資方的政治人物給斷送。因此,我們治癒認知不協調的方式,包括不斷地去批判那些我們認為是在破壞民主體制的人,不管是在臉書上轉貼或是評論,寫文章投稿,或是上網去尋找各式各樣的訊息;行有餘力,則上街參與各種活動,想要讓各種公共政策轉向於「我們認為的」比較接近理想的民主狀態的樣子。

反對採用激烈手段的人們,其實也是在治療認知不協調。許多人心中對於秩序、權威都有一定的尊敬,人們選擇相信從小到大從學校教育、主流媒體所灌輸的 價值,這當然也是很自然的事情。於是,許多人大力批評參與學運/社運的人違法,例如破壞公物、違反集遊法、有時候妨礙了交通,造成他人不便之類的。

政府官員以及「大人物們」對認知不協調的調適常常也是如此。於是國發會怪社運拖累台灣「過去三年」的競爭力,大老闆怪社運拖累股市,警察局官員怪學運拖累緝毒成果,領導人更是對社運有眾多的怪罪、並且不斷叫社會大眾監督在野黨,反正都是they的錯。 那些原本就言行誇張的政治人物更是叫得最大聲。例如花大錢在臉書上做宣傳(而且還開車衝撞民眾、盜用別人的圖、整天在國外考察)的蔡姓立委,他看到這麼多 人對他的言行做批評,就連以往很挺政府的UDN(聯合報)專欄上面都出現許多理性又中肯的批評聲浪,於是他自我治癒的方式就是把這些理性的聲音全部罵成「爛咖」

另外像是邱姓「衝 車大將軍」在「中國」的節目上信誓旦旦地指著太陽花說是「一大堆的香蕉」,其實也是他不願意接受「公民社會是進步的」這樣的事實,只好沿用過去慣用的手 法,拼命告訴大家「全都是民進黨的陰謀啦」!每個人,不管心中偏向哪一方,其實都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在自我療癒種種的認知不協調。

心理學的研究早就告訴我們,在認知不協調的調整過程,人們會避免聽到與自己相反的觀點,並且渴望證明自己是對的。在這段時間我們也常聽說有刪臉書好 友的、朋友互不往來的。當然也有很多狀況是父母與小孩們的觀點大不同,出現家庭革命的。其實,這都是認知不協調的一部份。有些人試著逃避與個人觀點不同的 那些想法,有些人試著堅持己見,或者試著去影響別人。

我們可以看到的是,愈來愈多的人們發現,「政治」影響著我們生活的各個層面,不可能逃避的。在一個民主的社會中,我們可以批判不同的行為,可以討論意見,也可以辯論,最重要的是隨時提醒自己:每個人,都在進行對於各種認知不協調的療癒;而且,抗拒「不同的觀念」是人的本能,重點是我們能不能維持開放的態度,持續吸收新資訊,並進行判斷。

統治者當然是不希望人們有獨立思考的能力,最好大家都選擇使用最簡單的方式來自我治療,也就是直接忽視新的觀念、只關注自己原本關注的部份。這樣一 來他們就能鞏固既有的秩序,不需要去回應公民社會的聲音,甚至是輕易地進行分化和動員。然而,台灣過去的許多公民運動已經證實了,我們不是隨便就可以被 「唬嚨」過去的。例如:開放黨禁、報禁、言論自由、總統直選、關廠工人與全民退休金的保障……。

人權不是天上掉下來的,是必須自己去爭取來的,而且常常是由少數的人所帶來的進步觀念,在許多人持續的討論下,進而造成改變。值得注意的是,在改變 的過程中,擁有不同觀點的各方意見要如何整合、如何調適自己的心態以接受新的觀念,這就有待參與其中的每個人用心思考和學習了。「站在不同的立場想事情」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但是,這或許才是最好的化解認知不協調的基礎。

318社運以來,對於認知不協調的集體療癒仍然在進行當中。千萬別輕易放棄治療呀!

創作者介紹

方方的小角落 Fang-Yu's Corner

方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