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來看羅大佑和高希均如何「走鐘」,再來討論「只想靠政府」和「被寵壞」的是誰

陳方隅
發表於關鍵評論網,2014/6/7
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46401/

 

最近有許多有名望的人公開發言「批判年輕人」,像是受人尊敬的歌手羅大佑、遠見天下文化創辦人高希均等人。這些發言有個特色,就是它們多半經由「主流媒體」大量傳送,而反駁的聲音只能在網站上留言。我覺得有許多網路上的留言都很精彩,於是來整理一下,提供一點反思。

先來看看羅大佑。

在「中天青年論壇」當中,他與主持人陳文茜一搭一唱,大罵「年輕人被寵壞了」,最語出驚人的是這句:「我們那個時代,22K都沒有,2K好不好」。 先不論一位59歲的歌手和56歲的主持人為什麼能用「青年」論壇當主題(如果他們兩位是青年,那麼他們談的內容不是都在罵自己嗎?),稍微有常識的人都會 立刻想到,羅大佑於民國65年(1976),正式投入商業音樂創作,民國70年代開始紅極一時,三十多年前的物價和薪資水準,可以拿來和今天相比嗎?

 

來節錄幾位網友留言:

  • 我媽說她高中時(60年代末)坐公車一次五角,現在15元,漲30倍,那2K也應該要是60K吧?
  • 當時一隻火箭筒式的冰棒是3角
  • 2K時代台北市一棟透天不用50萬
  • 民國65年台北房子一坪不到4.5萬(現在有趙藤雄跟大家說,一坪250萬很便宜)
  • 他最紅的1980年代,陽春麵加蛋一碗10元

再來些時代近一點的:

  • 15年前我高中畢業在工廠打工,一個月底薪加全勤3.2萬不是問題(不含加班),我同學在營造業上班幾乎2個月調薪一次,每天日薪2000元,那時候靠近(台北)市區一間公寓3~4百萬,92無鉛汽油一公升12~15元。

對照一下近期新聞,2013年的實質薪資倒退了16年(1996~1997年的水準)

更精彩的留言:

  • 羅大佑讀醫學院,畢業是放射科醫生,民國七十幾年,醫生收入早就超過22K,哪裡領過2K?
  • 羅大佑家裡開小型醫院(且出身於醫生世家),不是小診所,而是算有幾位醫師駐診的診所,印象中應該有幾百坪,所以羅大佑才能從小學琴,家裡有整套樂器。然後現在出來編造你以前只有2K,那跟連勝文說他一生充滿挫折(原留言為皺摺)有什麼不同??

其實我對羅大佑的「走鐘」也是最近才知道(請不要罵我撥接)。在威權時代,他的作品「針對民族、時局、傳統社會,進行的批判與反省」,並且「是強烈的反叛符號象徵」,「對1980年代後期到1990年代初期校園民歌及整個華語流行音樂風格轉變有劃時代的影響」(引自維基百科)。在阿扁時代,羅大佑不斷寫歌批判政府做不好的地方,所以我一直覺得他就是個反叛的象徵。但是,現在羅大佑只會批判那些批判政府的人。昔日的Rocker到哪去了?

2004年在一場公開演出時,羅大佑把美國護照剪掉,當時我覺得他超級勇敢。結果現在發現,原來他持有香港的身份證(香港目前隸屬中國,香港身份證是否就等同於中國公民?真心地請網友賜教),長期在香港及中國發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有一個很大的可能是,一樣來自網路的評語:「有錢能使鬼推磨,有人民幣能使Rocker變卒仔。」

另外,陳文茜小姐之前不是還說「這個國家對不起年輕人」嗎?怎麼現在又變成年輕人被寵壞了?反正,她從來不需要參與辯論。她已經走鐘很久了。

(推薦閱讀:羅賓漢悖論,國家到底有沒有對不起年輕人?總評陳文茜現象

 

接著再來聊聊為什麼高希均先生罵年輕人「只想靠政府」是一件可笑的事情。關於他講的內容,我們可以另外討論,這裡只想問一個問題就好:遠見雜誌總共拿到多少數量的政府標案?

隨意拿一期雜誌起來翻,裡面都充滿了政府(尤其地方政府)的廣告。當然,我們可以說是因為雜誌辦得好,所以政府很想跟他們合作;但同時,如果沒有拿這些政府的錢,雜誌社的利潤會受多少影響呢?拿了這麼多政府的錢(其實就是納稅人的錢)之後,批判的力道有沒有因此減少呢?

來點具體的數字。2010年苗栗大埔爭議的時候,有網友統計,從劉政鴻縣長上任到2010年六月為止,遠見雜誌一共從苗栗縣政府那邊取得至少10個標案、總額超過1194萬元;當時有人指控劉縣長的五星評價是靠砸錢買來的,而苗栗縣政府反駁網友:在五星縣長評價的那期雜誌,至少有11縣市也花錢買了廣告。可見,不只是苗栗縣砸錢登廣告而已,而且,1194萬元還只是「5年半」之間,「1個」地方政府所花的錢而已喔!

(上面提到的10個標案是網友從「政府電子採購網」上面一筆一筆查出來的,我還不知道要怎麼查某間公司取得的所有政府標案。我查了2012年1月至2014年6月,天下遠見取得的苗栗縣政府標案,一共9筆,821萬元。

政府的資訊公開,常常都只公開一部份,不然就是故意把資訊弄得很難查詢。前陣子的房價「實價登錄」是個經典案例,兩位工程師毅然決然離開了前公司,一起打造了「foundi 房地資訊站」;還有監察院「政治獻金」的資料取得方式也是很可笑,最近開始出現網友協作計劃,要讓資料公開且數位化。參考:零時政府的「政治獻金數位化」專案,FB專頁

高希均先生一方面拿了大量政府資源(真‧靠政府),一方面又大力批判年輕人依賴政府,真是一點說服力也沒有啊!更何況,天下遠見出版股份有限公司也被爆料過一些爭議事項,例如2010年台北市政府在一個計劃中,在「招標前」就先在計劃書內寫好說要跟他們合作,甚至還挪用了花博的預算。(編按:後來市府有出來澄清招標過程一切合法。)

退一萬步來說,就算高希均先生的媒體都不靠政府的廣告案好了,單從他發言的內容來講,我們平常繳稅給政府,要求政府提供公平公義的制度、一個良好運 作的公權力系統,這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嗎?如果政府不是人民的靠山,而成為財團及貪官汙吏的靠山,難道是高先生所樂見的嗎?年輕人(及各年齡層的人)罵政府的錯誤政策、指責那些不知民間疾苦的官員、違法亂紀破壞體制的政客,以及痛罵那些貪官汙吏,這有什麼錯嗎?

引述網友番紅花的留言:

被寵壞的,不是看著房價被專挖老樹的財團炒作到迷亂天價、工作終極一生也買不起房子的這一代。
被寵壞的,是行到五十多歲如今仍有幸能活躍媒體,卻以這樣難堪姿勢、高調發表言論的你們。

我並不是要以人廢言。羅大佑過去曾經是一位影響力深遠的搖滾歌手無誤(但現在似乎回不去了)。遠見天下文化的確是很不錯的媒體,過去也已經提供了很多好文章、好報導、好雜誌、好書籍。天下遠見出版社是一間優質的出版社,而且我認為現在也還是。

我只是很討厭那些「得了便宜還賣乖」、享盡資源後反過來踢後人一腳的那些人。我覺得,許多人都在急著證明自己「該被時代淘汰了」。 我們在接收訊息的同時,也要想想背後的政經結構、其指涉的時空背景。一個事件,尤其新聞事件,常常不是我們所想的這麼簡單。不要再單方面的接收「那些大人們」希望灌輸我們的東西了!

最後,提醒未來的自己,也提醒「已經成為大人」的人們:大人有兩種,「一種會記得自己曾經也是小孩,一種覺得自己一出生就很厲害」(引用:THK)。年輕人到底有沒有「只想靠政府」和「被寵壞」呢?每個人心中會有不同的想法,但答案絕對不應該由那些自以為很厲害的大人們來定義。

 

 

創作者介紹

方方的小角落 Fang-Yu's Corner

方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