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 WED

那麼,就用這篇日記當做對暴力鎮壓的想法,
以及一些「你坑儒,我焚書」公開信及記者會的感言吧!


(時差關係慢12小時)

=========

   長大真的是一件很苦痛的事情
   時光行走 堆積困惑 侵蝕信任
   對世界 對發生 對意義
   對字詞的理解不斷崩解 重組
   如果坐時光機回去輕輕地問小學的自己
   你知道 正義是什麼意思嗎
   一定會在得到燦爛直爽的回答後
   淚流滿面。

--Yen-Yu Chuang臉書

=========

這幾天的確是常常在淚流滿面。
剛回到家看了:

段宜康的質詢紀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e2oyxTZi4Q
管碧玲的質詢紀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5uXmAByc9g
然後壹週刊的紀錄。
2:27那邊一棒朝頭打下去,就是段宜康質詢拿出來的那個鋼棒警棍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RhprYmYHI

邊看邊生氣,但也不斷流淚。
就像五月天阿信紐約演唱會上哽咽地說:
「我們的家處在前所未有的疑惑之中。我們都希望,有­人告訴我們,我們的未來是甚麼。曾經,在我的心中、想像中,未來,有一個畫面:不管是­誰、不管是任何人,都願意互相傾聽、互相相信;強者願意傾聽弱者的恐懼,富裕的人願意­扶助有需要的人。

這時候,主流媒體,例如中字輩的那些,
還在放送江宜樺的謊話連篇:警察只是抬人和拍肩,以及拼命用太陽餅首香蕉模糊焦點。

我們不應該怪罪所有的警察,警察當中有許多是認真的、嚴守比例原則的人,
所以,一定要嚴正地要求:那些下命令的人、現場指揮的人,以及過度執法的人,全部都要負起法律責任。

-----

今天早上的賽局課程,跟老師借了十分鐘,來簡介台灣發生什麼事情。

我先跟大家簡介台灣:
面積是密西根州的八分之一,人口是兩倍半(人口密度世界第二),
我每次回家坐飛機大概要花25小時含轉機時間;
1949年內戰之後Republic of China政府退到台灣,
1971年聯合國席次被中共取代,
在國際體育活動只能用「中華台北」且不能使用自己的國旗和稱號。
然後講到2008年開始跟中國大陸之間已大幅改善關係,
但是已簽19個協議當中只有一個經立院通過。
這次執政黨執意要通過一個貿易協定,背棄了朝野共識,
所以發生3/18佔領立院(以及後續的各種街頭公民教室),
3/24佔領行政院,和警察暴力鎮壓行動。

我用了林澤民教授的解釋去說明這兩個行動之間的賽局均衡變化
http://pansci.tw/archives/57988
大家都覺得很清楚!

班上有17個人(一二年級全部,加上幾個三年級學生。只有我一個國際學生)
一個同學問:執政黨是國會多數黨嗎?為什麼不想要國會審查?
我說:....?!  (所以才會有這麼多人上街呀!)
一個同學問:抗議民眾有拿槍或別的武器嗎?警察有使用槍嗎?
我說:抗議民眾手無寸鐵,大概只有丟保特瓶吧!警察用警棍。
我不敢放現場流血畫面,我也不敢回答說政府宣稱警察受傷人數是學生的兩倍(有沒有這麼弱?全副武裝對上手無寸鐵的兩三百名學生,竟然還搞到比民眾受傷多兩倍)。

下課後遇到五年級的韓國人,他也問我為什麼會有爭議。
他對於台灣幾件事情感到不可思議:
1 哪裡有這麼平和的抗議啦!去看一下韓國人是怎麼抗議自由貿易協定的!
2 韓國跟中國和美國這種大國的FTA都談超久(註:韓中FTA已經談了十年還沒談完),台灣怎麼可能這樣就簽了。
3 一個可以穩拿六成席次(上次選舉還拿了七成)的執政黨其實在民主國家當中是一個奇蹟。(他研究的是東亞國會選舉)
4 更神奇的是,在絕對的優勢下,執政黨還想繞過國會。

可惜要趕上課,無法跟他再談更多。
之前剛好也有機會跟他聊了很多自己國家的認同問題。

----

最近真的是有點忙。
死線很多,關關難過關關過(但最重要的MPSA論文一直拖拖拖拖。一方面沒心情寫,一方面一直掛網看各種資訊)

今天下午要上的課,昨天中午在死線前交出每週報告以及本週要導讀的問題清單。
我跟老師說因為抗議事件,所以我的工作質量可能會降低。
他很快就回信:希望你的家人朋友們都平安。
老師是研究東亞新興民主政體的政黨,所以也非常關心台灣的發展。

這幾天都三四點才睡,八點起床。
中午坐車去Ann Arbor上課,路上竟然都睡不著,於是拿出電腦來寫一些東西。

-------

好了,應該要來點重點。

此時此刻(台灣時間3/27早上九點半),
遠在一萬兩千公里之外的一群人們,正在台大社科院前面召開記者會。
希望場地、流程、出席的人,所有的事情都順利

週一的時候開了一個群組,一個google文件,
一群人就這樣子協作出了一份公開信。
然後開始徵求連署,有人自願加入籌劃記者會,有人幫忙整理連署名單、開FB專頁。
週二的時候大家赫然發現連署名單出現「連詠心」,
於是引起了蘋果、自由、以及不少網路媒體的關切。

蘋果
民報 聯合
自由 自由2 蘋果三立  三立2

會發起這個公開信以及連署,想法很簡單:
台大政治系出了這麼一個惡魔,如果不出來聲討一下,
大家都覺得政治系都是惡魔,讀政治都是邪惡的。
同時,這也是一個重新認識自己所學的過程。

我相信台大政治系的許多學生過去在江宜樺的課程都是覺得相當感動的,
如果大家有看過他給學生們的畢業鼓勵,絕對相信他是一個很好的老師、很好的啟蒙者。
(不過,恕我無法再稱他為老師)

我大學部不念台大,所以對江宜樺的理解是從他的眾多著述開始。
(或許,也因為我不是大學部就深受江的影響,沒有出現嚴重的運動傷害

他的文章簡單易懂,尤其是解釋民主政治、解釋自由主義等方面,
非常適合作為初學者的入門教科書文章。
到我念研究所的時候,江宜樺是內政部長,
而我躬逢其盛上了他的最後一門課:民主政治專題。
我們在課堂上討論民主政治的意義、起源、歷史上的發展、類型、制度要件,
也討論民主政治在現實生活中的運作,包括資本主義、憲政架構、不在藉投票、傳播媒體、公民投票等等各方面 。
記得最後一堂課是公民投票,我們詳細討論了現行公投法當中的缺失與漏洞(尤其正面表列的公投題目設計、超高的通過門檻)。

當江宜樺正式上任行政院長的時候,
我相信許多人第一個浮現的想法是這個:柏拉圖的「理想國」所提出的最佳統治者就是哲學家君主。

結果他第一個宣佈的重大政策就是核四公投,而且堅持「核四停建」要正面表列,也不斷重申我們的公投法各個層面都沒有問題。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大家都很熟悉了。各種拆遷、各種抗爭,各種國家公權力欺壓弱勢。
一群台大政治系的學生在2013大埔事件後就曾發起一次公開信譴責。
這次在短短23小時的連署中,徵到超過七百個連署!

想說的話,其實都已經在公開信裡面了。

台大政治系學生給江院長的公開信 


江宜樺以及馬英九的歷史定位很清楚了,
就是:在民主化之後,因為國家對群眾的麻木不仁所引起的抗爭活動當中,
動用鎮暴警察殘暴對待學生及公民運動的血腥獨裁者。

(而且,政府到現在都還在持續操作媒體、拒絕對話、抹黑及抹綠學生)

從一位令人期待的哲學家君王,
變成一位漢娜顎蘭口中「邪惡的平庸」的源頭惡魔,還真令人感慨萬千。

再說一次,當許多人覺得
江=台大政治系=保守派=邪惡 的時候,我們站出來公開譴責,目的就是要斷開鎖鍊
------

人在國外,只能出一張嘴。
不過,我看到現在全世界各地都有許多人,都正在用不同的方式關心自己的國家。

還是會覺得有點不安,因為把一群人從忙碌的工作中抽離出來,
自己卻無法幫忙分擔來自部份老師的質疑,以及媒體的各種提問。

想想我是不是很「不理性」啊??
這些加入協作、連署的人們會不會持續受到來自各方的壓力啊?
會不會擔心自己以後找工作的時候受到影響啊?
老實說我不知道……
我只是繼續以我認為合適的方式表達對許多事情的看法,並且繼續認識這個世界。

既然,我們都對自己國家的未來感到嚴重懷疑,
那更沒有坐著期待維持現狀的理由。

對於台灣政局的發展有什麼看法?
我覺得,
可以失望,但不能絕望。
對未來悲觀,但不會放棄。
「現在放棄,比賽就結束了喔!」

再套用一句網路上的神文結尾:http://www.ptt.cc/bbs/FuMouDiscuss/M.1395686878.A.CB4.html
我們國家的未來,掌握在你我的手上,不論你支持或反對,不論你有沒有去參加抗爭,不論你是不是暴民,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該去面對我們自身的問題了。

==========


新聞蒐集
https://www.facebook.com/NtuNewsEForum/posts/808792955816592
http://www.nownews.com/n/2014/03/27/1166921
http://iservice.libertytimes.com.tw/liveNews/news.php?no=976362
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40327002476-260407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politics/20140327/367978/  (含動新聞)
http://newtalk.tw/news/2014/03/27/45727.html
http://www.cna.com.tw/news/aedu/201403270093-1.aspx



創作者介紹

方方的小角落 Fang-Yu's Corner

方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rr0o
  • 政府宣稱警察受傷人數是學生的兩倍(有沒有這麼弱?全副武裝對上手無寸鐵的兩三百名學生,竟然還搞到比民眾受傷多兩倍)。<<我認為不是警察弱,而是警察已經盡力放輕力道打,不然有那麼多學生,一人一個智慧型手機可以拍照錄影,一個不小心用力打了,被拍到了……打人的警察還能活到明天嗎?網路人肉搜索是很可怕的
  • 先驅離媒體了,現場太暴力。
    已經很多影片上傳了。

    更峱的是,下令的長官還通通都推給下屬。

    方方 於 2014/03/28 01:30 回覆

  • rr0o
  • 其實比起討論我們國家的軍警實力如何,我更想討論那台據說因為立法院的學生有人過敏,外界送進去的dyson吸塵器……到底在學運結束後,這台吸塵器會落到誰的手上?我其實之前還滿想買這台的,可惜價格是我一個月的薪水,我家平均收入30k實在不敢下手(掩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