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 FRI

早上去聽演講,十一點在104。
一位UIUC的教授Matt Winters,來講巴西的貪汙調查研究。
"Credibility and Specificity: When Do Voters Act on Corruption Information"

很有趣!
他用實驗法的調查研究,
發現:當民眾愈知道某人貪汙的資訊時,愈會用選票懲罰他,
並不會因為這個人能力很強、讓經濟表現好而繼續投給他。

不過,這是用假設方式去問的,
我認為最主要的問題是,
民眾常常不在意這些整體經濟表現,而是在意本身獲得的好處。
如果在一個patronage networks當中(例如地方派系盛行之處),
即使你知道候選人貪汙,
但為了維持你所獲得的那些好處
(例如很多的個人補助、特定年金、各種選區服務),

你還是會投給貪汙的人。
原本想問這個問題,不過很多人先問了類似的問題。


Helen說我變瘦了(其實我自己也是有一點點感覺,
跟剛開學時比起來)

我說:其實我不喜歡被說瘦,
因為每次放假回去,所有人都會這樣講,很煩。

明明體重都維持得很好!而且我每餐都吃得超級正常,
自認為很營養健康,

但還是會變瘦(或說被別人感覺變瘦),實在沒辦法。
有沒有辦法讓臉多一點肉?!


演講結束後張老師把我叫去研究室問問題。
他原本以為我超過期限沒交要給他的三篇摘要,
不過其實是下週二!老師記錯時間了。
還好我提前看完了,老師問了一些相關的問題。
主要是關於研究方法的,我上次問他一些問題,
關於比較歷史研究途徑。

他找了三篇文章給我,然後叫我做摘要給他。
是額外的訓練!
(期限是我自己訂的,老師說不在乎什麼時候,但一定要守時)


老師們好像都滿難約的,都要隔很多天才會約得到時間。
這次算很剛好遇到老師,
而且還好我先看完這三篇,不然下次要討論不知是何時了。

我覺得,跟老師的請教與討論,能學到的東西遠比課堂上還要多。
上學期上科羅拉西老師的課時就有這種感覺。
但前提是要花更多的時間去準備要跟老師討論的東西。


演講結束後老師安排幾個高年級研究生去陪Winter老師吃飯。
據說他們都收獲良多,每個都在臉書上說這個meeting超讚。
張老師說這種機會對快要進入job market的人很珍貴!
我默默在想,不久的將來很快變成我要面對了 @@"

------------

帶了一個自製咖哩便當去吃,以及家裡煮的咖啡。
每次都會想到某位朋友在臉書上發過的炫耀文,
說什麼系上每天都提供免費咖啡和貝果 >"<
我們就算辦演講也不會有這種東西。
各校的貧富差距超大的啊!


待在研究室看文章到三點左右才回去。
沙發太舒服了,很容易會睡著。



晚上八點去打球
不過今天只有我、思齊,以及Tim,其他人都有事情。
我們就是到二樓的場地去練投。

來了一位老先生,很久以前跟他玩過一次投籃遊戲,他叫做James,
他已經75歲左右,但身體超級好,
而且投籃都投超遠距離,命中率又超級高。


投沒兩下,對面要打全場的人就衝過來了,他們比賽開始。
James就說你們也沒知會一聲就衝過來,
而且我們進來打的時候這裡是空的場。

所以他很堅持我們可以用這個場地。

小夥子們說他們已經在這邊打兩小時了。
不過,我們進來時這邊完全是空的,他們也沒說要繼續打。

小夥子們就說那來投籃比賽,James說好,那就投「中場」三分球,
結果某個小毛頭直接在三分線投,完全不理他,
投進了還一副「你們快滾」的囂張言行。
James就很生氣堅持不走了,他說:我不跟作弊的人再講任何話。
他們請來管理員也沒用,
最後只能把這群人請到另一個場地去打球。


我中間只有小小加入一下,
跟那群人說:你們也應該要先問一下我們,
或者是在這們進來的時候就說你們還要用場地。要懂得尊重其他打球的人!

只是,英文實在不夠流利,不夠與人argue。
所以只能講一下下,其他都交給James,
完完全全是一人打十個!!!


這群人走掉之後,我去找James聊了一下。
他是1960年代的學生(黑人),
甘逎迪總統浥注大筆經費擴建MSU(因為要推廣農業研究)
他進來時IM West才剛蓋好,
那個年代黑人才剛剛可以跟白人進同樣的學校,
女生無法跟男生一樣使用體育館,
只能用較小間的IM Circle。


我的感覺跟他一樣。
很多學生都不懂得尊重,好歹也來說一下:我們要開打了。
什麼都不講,
然後就直接全部衝過來開始比全場,非常沒有禮貌。

James說:球場不是一個人兩個人的,沒有什麼自動保留這種事,
而且(指著我)你付的學費還比這些大學生要多得多,
當然要爭取自己的權利。


不過……今天是因為有個美國人,
而且又是位老先生,這樣的據理力爭才有效。

一般狀況我們大概也只能摸摸鼻子走人吧!!
而且,球場上絕大多數都沒有人會去跟打球「散戶」講的,
都太過理所當然覺得場地是拿來比全場。
James說:應該要做些什麼,讓他們意會到尊重的必要性。
所以他很堅持不走。




後來跟人打了幾場二打二。
場地超滑的!完全無法出力。
對手兩人,
一個是之前幾次都會遇到的中國人(速度快,又超準),
還有一個小個子白人,上次跟他打過全場,
我看他外線很準一直要幫他擋人,
結果完全沒有人要傳球,即使擋出超級大空檔。

在美國跟人打全場真的會太生氣而內傷,
因為大部份的人幾乎都不傳球,只想要耍帥硬上。
在外線跑空檔只能跑心酸,
衝到內線又搶不贏身材高大的外國人。


隔天看有篇新聞寫說NBA有一場熱身賽因為場地太滑而取消,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天氣變化所以地板忽然變得很乾?
還是說剛打蠟之類?

我們就練投到快十點左右回去。



創作者介紹

方方的小角落 Fang-Yu's Corner

方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