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台灣立報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14338

2012-1-05 

信息來源: 我要好總統公民連線 

作者:陳方隅


美國的《時代週刊》 (TIME) 在「2011年度特刊」中將「示威者」(The Protester) 評選為「年度人物」(2011 TIME Person of the Year)。我們可以看到,從2010年底開始的阿拉伯之春「茉莉花革命」及2011年9月發起的「占領華爾街」,世界各地的人們開始意識到整個政治、經濟體制的不公平,因此起而爭取應有的權利。

學術界以往都認為社會地位以及財富不均都是「經濟因素」所造成,包括市場競爭機制、技術差異和全球化等等,但已有愈來愈多的研究證明,「政治過程」才是造成貧富不均的主要原因,因為財團鉅富擁有大量資源可以用在政治獻金、遊說等,影響政府的立法及決策過程。

正值台灣總統大選之際,「我要好總統公民連線」(以下簡稱公民連線)發起一波「牽牛花選票革命」,希望藉由自主公民的選票來促使政治和社會公平的改革運動,而不要讓政治人物競相以負面、抹黑、泥巴戰的手法就想矇騙過關。我們透過重大議題的提問,以及提出「公民投票指南」,希望以選票壓力讓政治人物更加重視民眾的聲音。

公民連線是由數十個專業的公民團體組成,主要分成6大組(青年議題、工作貧窮、媒體、兩岸關係、司改與選制、稅制與國債),分別向3組總統候選人提出我們所關切的「核心問題」。蔡英文和宋楚瑜兩候選人都以正式書面答覆;我們遺憾的是馬總統的表現,不知是傲慢?或怯懦?一直迴避回覆,僅表示政見都已公布。不過,蔡與宋的回覆仍迴避了一些具體關鍵的問題。綜合來說,我們認為以下問題將是影響台灣未來發展的幾項關鍵:

 

(一)、3組候選人都大開福利支出的選票,但並未具體交代財源,除宋主席主張課「資本增益稅」(股票與房地產交易所得稅)外,馬總統和蔡主席均迴避「證劵交易所得稅」是否課徵?4年內做不做到?

另外,房地交易所得依實價課稅,民調逾8成認同。但是沒有候選人敢承諾願意在當選後積極推動,並於任期內達成。我們只看到土地徵收法強制通過,但是實價課稅仍然遙遙無期。

目前炒股炒房的成本都很低,一般民眾買不起房子、國家財政持續透支,完全無法解決。目前我國的國債若以國際標準計算,至少已達13兆之譜(審計長在立院備詢時指出為19兆),未來我們的預算光是還利息就還不完了,再加上稅制嚴重扭曲,不知道錢要從哪裡來?

因此,公民連線進一步提出改革訴求,包括將證交所得稅納入最低稅負制、以實價課徵土地增值稅。其他重要的稅制改革包括:取消兩稅合一與國際接軌、採行各國通用的屬人主義,將境外所得納入個人綜所稅課徵、檢討各項針對特定產業的優惠減稅等等。長遠的目標是將「薪資報稅」佔所得稅的比例從75%降至50%,與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國家相當,且將國民租稅負擔率從目前的12%提升至20%。

 

(二)拖垮國家財政的除了不公平的稅制之外,還有不公平退休體制。目前因為18%優惠利率,造成軍公教所得替代率達100%。公民連線提出是否應比照瑞典,所得替代最高70%,逐漸取消特權補貼?瑞典的租稅負擔率高達47%,而我國12%為全球數一數二低,沒有道理讓軍公教領取如此優惠的退休金,否則未來世代將處於財政破產的狀態。不過我們未見到任何具體改進作法。

 

(三)在兩岸議題的實質內容上,馬總統一直迴避人民對其兩岸政策的質疑:主張以九二共識前提的和平協議,如何不會落入終極統一的談判?蔡主席認為「台灣共識」可以穩定兩岸關係,不過目前僅止於程序性的討論而未見具體內容,而且民進黨否定九二共識,如何維持兩岸關係現有的和緩與經貿往來?

在兩岸議題的民主程序上,3黨都沒有談到的是,如何用民主程序確保人民的利益?目前我國與中國大陸的協議絕大多數未經立院審議及通過,而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當中過多的空白授權,也讓人民權利隨時有受損的危險。

 

(四)青年面對學貸壓力、低薪不穩定勞動所帶來的貧窮問題,讓青年世代看不到希望。派遣工、臨時工、計時工等等非典型勞動逐年增加,青年要不就是失業、要不就是工作窮忙,對於取消或限制派遣雇傭,並以「平均家庭每月最低生活費」為基本工資計算公式的改革,不知道候選人在4年任期可內達成的狀況如何?

 

(五)日本及韓國持續增加公共廣電投資規模,發展公共廣電建立文化信心。韓國投注資金為我國10到15倍,日本NHK的預算為我國公視的數百倍,我們看不到任何具體的媒體相關發展計畫,民眾的媒介近用權仍然被大媒體集團所壟斷。

 

(六)在司法方面,雖然通過了法官法,但是對於恐龍檢察官和法官該有多少比例淘汰?有什麼辦法可以加強檢察官和法官的素質?在選舉制度方面,我國選舉當中的連署制度、保證金制度、20歲的投票年齡限制、並立式比例代表制,是否有改善的空間?

 

革命目標及投票建議

公民連線的訴求是:團結中間自主選民,以選票促進改革。厭倦了每次選舉時的負面競選手法,我們呼籲大家把選票投給清廉、有執政能力者;縮短貧富差距、改善貧困者生活有具體作為者;既能捍衛主權又能改善兩岸關係者;敢向富人增稅,落實公平稅制,逐漸減輕國債健全財政者;大力淘汰恐龍檢察官和法官,進行司法改革者;重視公共廣電發展,建立文化信心者;落實居住正義、擴大社會住宅興建,房地產交易依實價課徵,防止炒作者。

在各民間團體的努力之下,我們分析3組候選人的各項政見、言行意見,並且據此提出公民版本的「投票指南」,拒絕投票給圖利財團擴大貧富不均、造假國債統計、意圖增加舉債、遺禍下一代的候選人。

公民團體提出的這些議題都具有無比的重要性,但是政治人物往往只希望訴諸情感、政黨認同、爭取財團鉅富的支持,一般人也很難對既有的金權政治有所影響。由上而下來看,正如同《Winner-Take-All Politics》一書的作者(Hacker and Pierson,2010)所說:隨著整個政經體制危機的浮現,必須要有具有遠見的政治人物去帶起相關的討論,讓改革的能量慢慢累積(keep the pot of reform simmering)。由人民的角度來看,我們期待有愈來愈多的輿論力量(由教育家、意見領袖、公民社團、甚至是改革派政治人物等行為者帶頭),用選票去影響公共政策,如同北非及世界各地的示威運動,鼓舞人民以其力量促使政治民主和社會公平的改革。

哥倫比亞大學教授Todd Gitlin在紐約時報的專欄指出:「憤怒不會讓國家有所改變,但是會助長社會運動;而社會運動反過來就能讓國家有所改變。」(Anger does not move countries, but it moves movements — and movements, in turn, can move countries.)99%的大眾已經發起反擊的號角,若愈來愈多人注意到不平等的嚴重性,才愈有可能迫使政治菁英作出改變。我們手中的選票就是一個最好的武器,端看每個人是否願意花一些時間關注、了解每位候選人的主張以及他要把台灣帶往哪個方向。

在這次大選當中,或許我們來不及發起抵制投票的運動逼迫候選人提出更完整的政見,但是「牽牛花革命」已經展開,而且人民的力量與聲音絕對會持續下去。


創作者介紹

方方的小角落 Fang-Yu's Corner

方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