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很特別,第一次參與遊行活動,也是第一次在日記中寫下這麼多對政治事務的看法。

5/1 FRI

早上政諭和我說他要去看勞工遊行的情形,所以我也決定一起去。
中午吃完飯後騎車到中正紀念堂,我們在自由廣場排樓會合。

現場人好多喔!(事後看新聞得知大概有一萬兩千人)
是來自全省各地的工會,各家大公司、地區性工會、產業協會、教師會等等,
大家穿著自己團體的衣服,然後都拿著標語(要尊嚴、反失業),舉著不同的旗幟,
我們在現場觀看集合、演說、整隊....
一群一群的,看起來很熱鬧。
有人熱血,有人很輕鬆,有人很可愛(看到家長帶著小朋友來參加),但大家都一樣是犧牲自己的時間,來表達共同的訴求。

趁著還在整隊的同時,我們往內走,
廣場上在舉辦「佛誕節園遊會」Orz
很多賣佛具、素食、佛經的攤位,氣氛一整個和排樓外這邊形成強烈而有趣的對比。
佛祖大概會向世人說:四大皆空,有什麼好爭的呢?

繼續往裡面走,兩點的時候剛好可以看到大廳內的「衛兵交接」。
上大學以來我看的第三次。
雖然衛兵移動的步伐都要踏得很高,看起來很怪,
但是他們的表演(儀槍),還有每個姿勢、動作,都是整齊劃一,看起來滿帥的。
腳步的聲音、槍的聲音,劃過在大廳內,聲音很好聽。
一邊看還真捏把冷汗,那個槍都不會掉下來喔?!
這些大概要練個成千上萬次才能如此熟練吧!

旁邊遊客非常多,還有一整團的日本人,也有很多外國人。
這麼特別的觀光資產,政治力就別介入了吧!
有些人就是不想要紀念蔣公,那又如何?
現在真正還在紀念他的人已經少之又少了吧!大家就只是要看特別的東西罷了。
就算是威權的「遺毒」又如何?觀光客就是愛看,大人小孩也都愛看。


回到遊行現場,這時Fancy也來了。
隊伍已出發,我們直接從旁邊往前走,沒有跟著隊伍。
問了「行政院」的位置,直接就往那邊走。
沒想到行政院就在中山南路的頭,和忠孝路交接的地方,
每次補習都會經過這個路口,但不知道監察院後面是行政院。

就在臺大兒童醫院前的路口,看到了鎮暴警察。
總指揮的車在這邊停下,開始部署,有一大批人準備好了要往前衝(行政院方向)!

我們就站在旁邊的安全島上看前方狀況,現場氣氛相當凝重。
準備好之後,一批人就這樣往警察那邊衝過去了!!!!!
不過大概三十秒後就停下來,總指揮請大家坐下,
好像是分局長和他們開始協商,
結論是會請官員過來談。
這協商似乎不錯,一邊不再繼續衝,一邊也不用繼續擋。

一會兒後,來了兩位官員,一個政務委員一個是勞委會主委王如玄女士。
層級很高耶!(不然現場的人會很不開心吧!)
在他們登上指揮車開始講話之前,現場的人鼓譟要保護他們的警察下去,
大家看到警察就很不高興(大概經過前一陣子陳雲林來台事件,警察整個被抹黑成為和民眾對抗的一方)
總指揮很理性,他先說要大家不要為難警察,他們必須執行公務保護官員,
然後繼續高分貝向兩位官員要求一個明確的答案,再次告訴大家訴求是什麼。
這個轉移焦點轉移得很好,如果總指揮是個激進份子,在這個點就會開始炮轟警察和官員了吧!

這次遊行的訴求是:
提出明確可行的救失業方案;
立即停止教育部提的實習計劃(不知道哪個白目提的 政府出資讓大學生去企業實習工作);
由行政院召開勞資雙方的會議,一起協商救失業的方案;
還有勞資雙方要對等之類的訴求。

這位政務委員開始講話,一聽就知道是個笨蛋!!!!!!
大家想聽他對勞工的訴求有什麼看法,結果一講話就開始哈啦,然後講什麼他推了哪些法案.....
誰來這邊聽你上課啊!
我們想聽行政院對自目政策有什麼檢討,能不能夠讓勞資雙方一起協商之類的,
但是這位老兄完全狀況外....
(事後查到他是薛承泰,台大社會系教授,果然......又是個不懂得群眾想法的學者官員)
然後王如玄一開口講話就被噓,沒講成。
接著他們就開始往總統府前面前進了。


這些事件全部發生在隊伍的最前面,後面長長隊伍的人絕大多數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然後隊伍繼續往凱達格蘭大道前進。後面可能也不知道為什麼終於又開始前進了?

我們也沿著中山南路走回中正紀念堂,結束了第一次參與的遊行活動。



感想:
台灣真的是個很自由的國家。
而且,這樣的集會遊行活動,能夠在理性的領導下完成,很不簡單。
在群眾當中,要控制這麼多人實在是很困難。還好這只是勞工集會,而且總指揮很理性,
要是跟政黨動員有相關的,來多一點激進分子的話,場面很容易失控的。
(不過台灣的抗議活動,比起韓國、法國、泰國等地方,只是小巫見大巫吧!)

關於勞工的權益,我覺得實在還是很難照顧到。
政府的救失業政策是一大堆不知所云的砸錢方案,完全起不了作用。
勞工走上街頭,派出來的是這種角色來溝通....

官員們可以再白目一點啊!
在這麼多人面前,你一個簡單的承諾要來開會協商,這樣都做不到嗎?
然後完全不敢正面回答問題,到底是怎樣...

馬總統今天的談話,更讓人覺得他不愧是人稱台灣現代版晉惠帝。
這些聰明絕頂的學者專家,為什麼一當官之後完全就變了樣?
為什麼你們提出來的政策讓一般人隨便都可以看出問題很大?然後你們全都認為很好?

另外有一點很失望,那就是媒體,似乎只愛報導衝突。
尤其是三立的新聞,全部都在報「勞工萬人上街嗆馬」「警民爆發衝突」
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呀!這跟嗆馬有何關聯?
對於勞工們的五大訴求,隻字未提,三立只知道繼續營造嗆馬、警民衝突的景像。

新聞媒體這樣子根本無助什麼政策監督吧!
那些該死的蠢政策,大部份的民眾仍然是不知道,
就算透過媒體也只看到「勞工團體嗆馬」這樣的報導.....




無論如何,今天的經驗很特別。
現場看社會運動,比較知道前線到底發生什麼事。


很多人說,我國才剛送走壞總統,但來了個笨總統。
我最痛恨貪贓枉法的壞人,也用生平第一張選票發揮了一點點的力量。
可是,對一個笨總統,我想大多數的人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人民一樣苦哈哈。

馬基維利說,一個國家的「運氣」(fortune),會決定到底能否興盛,
因為是否會有好的領導者出現完全要靠運氣。
如果運氣不好的話就要靠完善的法律來使國家運作。
但顯然我們不太像是有很棒法律的國家,
所以,命運女神什麼時候會眷顧台灣呢?
創作者介紹

方方的小角落 Fang-Yu's Corner

方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andy218
  • 我覺得你應該把這篇修一修然後拿去投稿!!!!!
    我覺得寫得真寫實
    也有評析到
    快點
    現在新聞還很熱
    就寄到他們報紙的投稿email
  • 方方 於 2012/06/04 17:31 回覆

  • c19870409
  • 妖孽很多,有志之士需要自力救濟
  • 方方 於 2012/06/04 17:3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