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到獎很開心。
一個人的實力其實不一定是要透過是否拿獎才能獲得肯定。
但是有拿獎就是最直接最實質的肯定了。

打辯論可以帶來的成就感,其實是非常有限的。

準備辯論的過程,要看很多的資料,要犧牲自己的時間,愈接近比賽時愈晚睡。
而在大多數的狀況下,都會是非常挫折的。
以過程來說,沒有辦法看完資料、運用資料、清楚表達、掌握戰場....
以結果來說,遇到對手很強、遇到對手很奇怪、遇到裁判沒有接受自己的論點、論點贏了技巧輸了....
太多的狀況下,打辯論能帶來的「實質效益」是相當低的。

我在剛開始接觸辯論時,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我會成為學長(當時第一個遇到小民學長)
或學姐(當時第一個遇到巧蕙學姐)那樣的人,
有辦法講出有用論點、源源不絕的例證、帶學弟妹找資料和討論等等。
在遇到很強辯士的時候(例如一年級大政盃遇到當年最佳辯士王帥涵學長),
也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我在場上也可以表現得和對手一樣好。

可是,經過了新生盃、菁英盃、大政盃、文化盃、租稅盃、環境盃....
我沒有辦法說出我實質得到了什麼,也沒辦法說完全是辯論的影響,
但是我可以感覺到,我對於論點的掌握、質詢等等,都愈來愈有一點樣子。
舉例來說最明顯的是,二年級下學期打大政盃時,打三辯我都還非常依賴手上的稿子,
但是到了環境盃、烈火盃,我漸漸的就不需要看稿了。

然後,今年寒假打烈火盃的時候,
我對上後來冠軍隊的最佳辯士張哲耀,但是被裁判稱讚質詢很棒
(原因是我用政治學的概念去問一個不懂政治學卻在亂說的人),
這時才發現,原本覺得超強的辯士,其實並不是這麼樣的遙不可及
我們在準決賽輸給了東吳大學,只能得到季軍。
輸比賽會不甘心是一定的,但是不甘心的原因卻是因為書讀得不夠多,準備不夠多,
所以才會想不到或是不會回論點。
隨著我看的書愈來愈多,我愈了解原來我們在討論時,對民主的概念是多麼的不了解,
因此自然也就沒有一個好的論點、好的論述。


在辯論比賽中,口語傳播是很重要的,
但是更重要的東西,是你對辯題相關的知識了解了多少?

在我的眼裡,
對題目背後的相關知識進行探討,還有討論的過程,才是辯論比賽真正有意義的地方。
這次我們會拿到獎,不是因為我們的技巧有多好(像俐礽才第二次打比賽而已),
而是因為我們的論點基本上是成立的。
或許場上呈現不是非常好,但是我們因為有看書有找資料,
才有辦法知道對方說的是對是錯,還有架出一個有用的論點。

這些無形的能力,實在是很寶貴的。一個人的知識愈多,談吐則會愈有料。
像是我們這次第一次對上某很強隊伍的時候,對方拿國際關係的現實主義來唬人,
若沒有讀過國關相關討論,一下子就被對方說服了。

我認為,打辯論若要有實質的效益,可能就是最後那個勝負,或是評分。
當然這會是一個很明顯的成就感。(像是被裁判稱讚、評分單拿了六張1之類的)
可是,如果一開始打辯論就預設要成為很強的辯士,那恐怕要大失所望了。
為了贏比賽設計出的論點,為了勝利追求勝利,
就會像某些我們看到的隊伍那樣,「氣質」就是不太一樣。

我一點都不覺得用技巧贏人有什麼好得意的。
我覺得,參加辯論比賽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像孟子所說的「予豈好辯哉?」
孟子會說「不得已」的原因,大概是因為太多人不懂裝懂、太多人只會信口胡謅吧!

記得小民學長說過,打辯論打久了,在某個時間點就會有一種開竅的感覺。
我覺得,會「開竅」的原因,除了打比賽的經驗累積之外,就是看書看得多所影響的!



在日記兼心得的最後面要講一下得獎感言中的感謝部份。
感謝所有曾經帶過我的學長姐。我一直以你們為榜樣。
終於有這麼一天我可以不再有那種「好對不起學長們花這麼多時間陪我們,
而我們卻沒有表現好」的感覺。
感謝一路陪伴的隊友們,在這麼多次的比賽當中一起努力,一起成長。
有些人可能比較少再接觸辯論了,但是每次的比賽都是難得的回憶。
然後特別要感謝在這次比賽中連打五場的俐礽和紫婷。
紫婷在攻防上的功力想必是進步不少;俐礽勇氣可佳,繼續加油!

最後也要感謝裁判學長姐的指教。
這次的民主盃,題目很棒也很有意義。讓我們得以參加整場高水準、高張力的比賽。


接下來,對辯論的目標還有兩個,階段性的任務就是繼續陪學弟妹,讓她們能夠繼續成長。
然後,目標當然就是直指明年的「那個盃賽」!
最重要的盃賽。
創作者介紹

方方的小角落 Fang-Yu's Corner

方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rita5095
  • 恭喜系辯!賀喜方方~*
  • 方方 於 2012/06/04 17:31 回覆

  • howard751217
  • 哇好厲害!
    真是一段新路歷程阿
  • 方方 於 2012/06/04 17:3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