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是我在上課時的一些想法,最近好不容易把他寫出來。
西政思是一門有趣而紮實的好課。
學到的東西除了可以用來分析自己之外,分析現在的政治局勢也是很有趣的。



我,有沒有具備成為政治人物的優質?
(優質virtue,多譯為德性,但其實這個字沒有包括道德的意涵)

如果是用古希臘時代的政治思想來分析,我不知道我算不算是具有virtue,
因為每個人一出生就有不同程度的「理性」優質,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柏拉圖認為理性可以透過高等教育來訓練,
真正具有理性優質的人就知道什麼是「共善」,並可以當一個「哲君」。
亞里斯多德則認為領導者必須具備中庸的優質,
就是依據事實狀況調整做法的能力。
同樣的我不知道我是否中庸,但這似乎也是可以慢慢訓練的。

我覺得,政治領袖都應該多效法這些哲人,好好看一下自己怎樣才能讓國家更好。
(但這終究是理想。必竟柏拉圖他們的政治思想都是偏向應然層面的討論)


不過,若用馬基維利的看法來分析,情況就完全不同了。

馬基維利對於virtue的觀念顛覆了希臘羅馬的傳統。
以下從三個面向來分析。

* 首先是他強調「獸性」。一個君主必須要具有狐性、獅性。
他說因為獅子無法識破陷阱,狐狸無法嚇退狼群。

馬基維利認為一個人不可能具有所有美德,一個政治領袖也是。
但是做一個領袖,要盡可能的去「假裝」有德,
包括仁慈、敬神、謙虛等,但不要忘記這些都是假裝,
一旦跟自己的利益衝突時,必須毫不遲疑的丟掉假面具。

假裝具有各種美德是好的,如果真正擁有的話就危險了,
因為君主的周圍都是壞的人,所以要知道怎麼去做壞事。
領導者一定要夠兇殘!
恐懼是人最大的心理趨力,所以別人知道你兇殘,就不敢傷害你。

若從第一個面向來看,我覺得我不適合也不想成為政治人物。
因為我覺得兇殘和狡猾再怎麼樣都不會用來形容我.....
而這卻是一個成功政治人物所必備。


* 面向二:與Fortune的相對概念(Fortune是幸運女神的名字)
馬基維利認為一個人的成敗,有一半是看幸運女神照不照顧。
所以,一個君主要先鞏固不需要幸運之神的那一半。

如何鞏固呢?馬基維利提供了很多種方法(所謂的「術」)
重點是要掌握「主體性」,要去掌握不依賴別人的力量。

一個政治人物必須見微知著,也就是對氛圍的轉變要敏感,
必須要順風轉舵、順勢而為。

我想也是如此。但我覺得我並不是一個對周圍氣氛轉變敏感的人....
至於幸運女神喜不喜歡我?我想我會盡自己的本分。


* 面向三
類似「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的概念,
馬基維利認為偉大的領袖必須要具有朝向共善的virtue,
才可能凝聚有如一盤散沙的人民。

關鍵在於領袖要能保國為民。

我想就只有這麼面向,跟希臘羅馬的觀點最像,
也算是思想家對政治人物的期望吧!

只有在這個面向好像有切合自己的一些想法。
就像自傳內寫的「想要為社會貢獻心力」,雖然自傳中很多是官話,
但這句話真的是我的心聲。
我想,每個人一定都有屬於自己的抱負或理想存在。
也希望每個成為政治菁英的人都可以好好的為社會盡一份力。



三個面向分析完virtue之後,再來看一下其他的思想重點。

老師說有一個指標可以直接分析適不適合做政治人物。
那就是,你會不會去「同情自己曾經討厭的人」?
比如說原本很討厭一個同學,但他有一天忽然開始變衰,變得很可憐,
這時你會討厭他嗎?
如果你是一個同情心強的人,那麼最好不要進政治圈。

我想這一點我就完全的不符合馬基維利的條件了。

馬基維利說,當你受到傷害時,不要馬上表現出不滿,
因為政治人物不給別人微小的傷害。
只有當可能給對手重傷害的時候,就出手給予重擊。
夠狠的話更讓其永遠沒有反擊能力。

顯然我是容易同情的。


另外是關於先前提到的「偽裝有德」部分,
好的品德總是帶來好的名聲,一個政治人物一定要假裝有德,
但若真的有德就很危險。
因為,在需要採取邪惡手段才能獲勝的時候,
真正有德的人會不知變通或者是太過仁慈,而成為輸家。

遇到利益相關的時候,就要把道德的面具丟掉。

但我覺得自己從小的教育、家庭生活等等,
提供了我單純、美好的環境,
我不敢自詡「有德」,但是壞事我是一定不做,
什麼事該做什麼不該做,已經深深印在腦海裡,
恐怕很難去用一些所謂的邪惡手段等等.....

也就是說,如果我進了政治圈,三兩下就被政敵給做掉了XD


這些分析同時也給有志成為政治人物的人參考。

創作者介紹

方方的小角落 Fang-Yu's Corner

方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