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不出貧困泥淖--台灣青年的焦慮與未來

發表於《人籟論辨月刊》2011年第88期12月號

撰文:陳方隅(青年要好野執行委員,臺大政治所碩士生)

 

沒有夢想,不是因為怯懦;沒有責任感,不是不願承擔;而是我們的未來早已被透支,而我們只能不斷在貧困中打轉。

對社會大眾而言,人人都渴望安居樂業,希望擁有穩定的工作、和樂的家庭生活,正如《禮記》‧〈禮運大同篇〉所言:「願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然而,現今因自由經濟與全球化力量「沛然莫之能禦」,為人們帶來了商品市場的多元競爭與經濟成長,卻也因此產生所得分配不均,讓許多人連基本的生活尊嚴都不可得。以台灣來說,由於國家稅制不公、政策缺乏長遠規畫而債台高築,貧富差距日漸拉大,青壯年世代普遍低薪、高工時,無法享受經濟成長的果實。簡單來說,目前年輕人正面臨三「代」同堂的窘境:貧窮化這一代、生不起下一代、養不起上一代。

貧窮化這一代:就業大困局

現在年輕人對未來的前景往往是黯淡的。首先,青年失業率逐年飆高,2011年7月主計處的統計顯示:15至24歲的青年失業率高達近12%,幾乎是全體失業率的3倍。就算找得到工作,也可能是人力派遣或兼職工作等非典型勞動,就業前景堪慮。

此外,房價、油價、牛奶、咖啡等物價全面上漲,加上相對而言不增反減的薪資──年輕新貧階級領的是13年前的平均薪資水準,且全體受薪階級薪資所得僅占GDP的44%,遠低於世界平均的55%;就算2010年經濟成長率超過10%、單位勞動產出上升16%,單位勞動成本卻下降11%。這些情境都讓年輕人左支右絀。

年輕人時常被教導遇到挫折要吞下去、要「共體時艱」,所以必須接受不穩定、沒保障、沒有未來性的工作。於是22K(新台幣22000元)低收入、責任制的超時工作等不良就業環境持續存在,都讓青年不敢、也不能想像任何美好的願景。

生不起下一代:生育、托育、教育問題

除了就業環境不良之外,「養育下一代」的課題對青年而言也相當棘手。目前政府推出的育兒津貼和生育補助可說是杯水車薪,台灣沒有普及的托育機構,欠缺健全、平價、優質的「公民共辦」托育制度,使得年輕父母難以兼顧工作與照顧幼齡兒童。

小孩在長大之後,更必須面對資源錯置的高等教育,不僅獎助學金占學雜費不到4%,更遠低於經濟合作開發組織(OECD)的平均值8.8%;政府的教育支出僅占GDP的3.8%,也低於OECD的平均值5.2%。而高教資源絕大多數浪費在追求荒謬的「論文數量」評比,像是所謂的5年500億頂尖大學計畫中過分注重「SSCI、SCI、A&HCI論文被引用率」,讓大學成了學術論文生產工廠,無法提升教學品質、照應學生受教的實質需求。

最後,大部分經濟弱勢者往往只能借學貸讀私校,但台灣的學貸還款制度並未依照貸款人的收入多寡來計算(量能還款),讓許多人常陷入信用不良的深淵;而且這些弱勢家庭出身的子弟們,畢業後常只能得到相對低薪資的工作,造成社會階級停止流動,光靠個人努力難以突破結構困境的「貧窮世襲」現象。

養不起上一代:國債無底洞

台灣財政困窘,租稅負擔率僅占GDP的12%,為全球數一數二低的國家,但政府仍舊死守不義稅制,欺騙人民降稅能擴大稅收,其實降的稅多半是有錢人的稅,反而讓財政急速惡化。富人財團用錢滾錢、炒股免課所得稅,炒房、養地也因為不是實價徵稅而成本低廉,讓熱錢流竄房價飆升,貧富差距拉大。不義的稅制造就不義的社會,「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慘況正悄悄地在你我周遭上演。

據審計部推估,台灣的國債和隱藏性債務已累計高達19兆,占GDP比例竟高達130%,只比日本和希臘低,甚至高過了其他身陷債務危機的歐洲國家。即便台灣都是內債而非外債,但政府舉債失控,財政紀律蕩然無存,尤其台灣快速少子化及老年化,再過15年就將進入超高齡社會,青壯年對老年的撫養比從現在的7:1大幅下竄到1.5:1。勞保、健保、退休金、老人年金給付等深不見底的黑洞,將成為年輕人及後代永世不得翻身的負擔。年輕一代未來的稅收將只夠還債,根本談不上建設。寅吃卯糧的結果,台灣更可能從此陷入日本一般失落的10年、20年、30年。未來,已經成為無比的重擔,「養不起上一代」更成為必然的結果。

年輕人怒吼:還我世代正義

如果只有一個青年吶喊要求「好野」(台語:有錢)那只是無奈的貧窮呻吟。但若一整個世代的青年都異口同聲地要求好野這就意味著世代正義已經徹底被扭曲。在美國紐約年 輕人發起「占領華爾街」抗議百分之一的富人掌握絕大多數的財富及政治權力,此舉引發美 國及全球各地的響應;在德國柏林一群平均年齡30歲的年輕人組成始於北歐的「海盜黨」分支訴求政府資訊的透明化、資訊科技的去管制化希望科技能真正幫助人們改善生活而非作為資本家賺錢的工具──他們還在邦議會一舉拿下15席議員席次震驚政壇。

在台灣,也已出現「青年要好野」這樣的團體,主張反抗世代不正義,要求政府增加獎助學金、學貸量能還款、逐步實踐教育公共化、限制派遣等非典型勞動,保障年輕人遠離窮忙。 此外他們也希望改革稅制將房產與證券資本利得納入課稅、修正不義的18%優惠制度、將退休年金限制在所得替代率的75%以達成世代互助而非世代剝削。

即使面對全球化的巨輪我相信許多人心中仍企盼著一個平等而公平的社會。儘管挑戰根深柢固的政經體制很困難但只要有更多人願意一起做這個夢、盡可能付出和行動〈禮運大同篇〉所描繪的社會就不再只是古書內的烏托邦。 

 

註:本文部份內容由青年要好野成員共同創作(新聞稿、團體會議等等)而成。

 

創作者介紹

方方的小角落 Fang-Yu's Corner

方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窮忙族
  • 我想離開台灣,我並不以我以台灣人為榮,因為生活在台灣,無時無刻的忙碌,到頭來也是窮,也沒時間去進修。回到家都晚上10點了,拜託。

    因為在台灣,我看不到希望,摸不到未來,臉上的笑容也因為隨著社會經歷越來越高,也很久很久沒真心開懷大笑了。

    年輕時,總想要為了享受生活而工作,但以台灣的環境,老闆和資歷高的老人,主管並不這麼想,人生就是工作,我很累。心更累。
  • 唉 我們的政治與經濟制度都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
    只能持續關心公共事務 期待能慢慢改進

    方方 於 2015/02/15 03:52 回覆